找痕迹的人 他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找痕迹的人 他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8-12-20

赵强(左)在案发现场仔细寻找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赵强仔细查看经过特殊处理后物品上出现的痕迹

赵强用强光电筒搜寻着嫌疑人留下的痕迹

赵强在案发现场寻找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比对成功,又有一个嫌疑人被赵强挖了出来。

赵强出发前检查装备

赵强每天回家,会下意识看一眼门口的拖鞋,一个微小的位移,他马上能察觉。下一个动作是打开每个房间的门,瞄一眼。他知道几乎所有门锁都可以被贼打开,区别只在时间长短。

这只是赵强的一种习惯,有些人是锁门离开的时候再拉三下门把手确认,他相反。一个刑警,从事刑事侦查技术,“职业性强迫症”,是看痕迹,那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赵强做了8年刑侦技术痕迹勘查,以前最密集的时候,一年出勘现场700多次,其中大部分是盗窃。痕迹是追向贼手的那条细线,要找,旮旯微尘地找,很难找。

他以前想当侦查员,抓捕嫌疑人那种刑警,但是从来到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分局那天开始,他就一直是找痕迹的刑警。痕迹是人的影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文 杨可/图

消失的现场

南岸的一个步梯旧小区,室内稍暗,一束白光打过地面,顺着光照射的方向,地面的浮尘上,脚印叠着脚印,半截的、残缺的、交叉的……赵强叹了口气,贴上比例尺,拍了一些局部和整体的照片。再从箱子拿出一盒磁性粉,按屋里老人的讲述,刷一刷家具的关键位置。

指纹在灰黑的粉末上显现出来,几乎都是重叠、凌乱、残缺的,核心部位稍微清晰的一枚,赵强停了一下,喊老人过来,拉过他的拇指,对着光仔细看了几秒,又叹了一口气。“这是老人自己的指纹。”

现场肉眼比对指纹,是痕迹专业的硬功夫。但再硬的技术也抵不过“破坏”。

70多岁老人,租房独居,出门办事,下午回来总觉得哪里不对,比如柜子门打开了,以为自己记错了。第二天又发现一些旧衣服跑到了另一间屋,才想起要报警。屋里每一寸地砖早已经被老人自己、看热闹的邻居、紧张的房东踩遍,每一个嫌疑人可能触摸过的位置,都被后来者的指纹掌纹覆盖了无数遍。

这是刑侦技术最无奈的现场,也是赵强他们最常见的一种现场:作案的痕迹被各种紧张、好奇、无知、关心层层覆盖;时间拖延,温度湿度都会导致生物物证发生变化,最终灭失。

所谓复杂现场,刑警的理解跟普通人相反。“行为人行动轨迹越是复杂,动作越多,留下的痕迹也会越多,这不叫难。”

多年前一个杀人案,凶手把死者用胶带捆绑,拖到三楼,再把三楼房间一个大衣柜挪开,将死者藏在大衣柜的背后。“几层楼,几个房间,布满了痕迹信息。”挪开的大衣柜,与地面接触的落尘、胶带和衣柜上凶手的生物物证、几层楼里面凶手触碰过的任何地方……

这种时候,赵强觉得离嫌疑人很近,他可以看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他看到他在想什么、怎么做、怎么逃。有时候又很远,那个人像从来没来过现场,他的气息、面貌、痕迹,像一滴水,落进了更多后来者的深潭。

所幸老人家中几乎没有现金和值钱物件,损失不大。时值重庆最热的夏天,老人锁好门要去派出所做笔录,赵强站在昏黑的楼梯口,嘱咐他以后要注意安全防护。老人耳背,赵强的声音在楼道里很响,反反复复。

痛感

所有的心硬心软,都能回溯到某种路径和因由。

16年前的赵强,从西北农村考到延安读重点高中。延安对他来说是“好大好大的城市”,父母拼尽全力供养,一直到考上大学,每天只有5元钱生活费。

5元钱,对敏感又早熟的少年来说,是压在身上的十万座大山。他搬开它们唯一的办法,是五更起三更眠,比所有同学的苦读更苦。穷孩子不缺智力,只缺营养。吃了三年馒头咸菜,一直到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每天头痛到呕吐,也做不起300元钱的CT检查。

钱是人身上的肉,一分一厘,丢了都痛。他是那样走过来的,知道那种绞痛。

刚工作的时候,他去了一个现场,被盗的阿姨是清洁工,从贵州来重庆打工。儿子儿媳离婚,她带着6岁的孙子出来讨生活,给南坪一家商场做清洁,一个月一千多元钱。住的地方就在商场厕所边边上,过道里搭的一个棚棚,巴掌大一块地方。700元钱放在小挎包里,被盗走了。

男孩平时就被奶奶反锁在棚棚里,怕他乱跑。百无聊赖的孩子,没有手游,没有玩具,没有图书,只有睡觉,昏天黑地睡觉。赵强去的时候也是大热天,男孩还在闷头睡觉,巴掌大的空间烫得令人窒息。

这又是一个丧失了所有条件的现场,所有的痕迹都灭失了。赵强不信,一遍一遍反复打光,反复看,只能转个身的小空间,勘查了两个小时。他知道答案,又极度抵触这个答案,阿姨问他,他讲不出口。身上只带了两百元,他塞给阿姨说,你去给孩子买雪糕吃,抓起现勘箱子就往外走。

技术刑警,出得最多的就是盗窃现场,农民工、低保户、体力劳动者,往往因为居住环境较差,防护措施差,被盗几率更大。有的是治病救命的钱,有的是东拼西凑给孩子读书的钱,有的是老人哆哆嗦嗦摆地摊的钱,张张都金贵,张张都割心。

赵强最怕面对那些眼睛,可以从中辨认出彼此的眼睛。

造成这些心如刀割的另一端,有一些加害者、掠夺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恨。

那些年,南坪辖区,凡是小门面U型锁,不使用暴力损坏和技术开锁,只要头部挤得进去就实施盗窃的,十有八九是那个未成年女孩:孤儿,小小年纪混社会,未成年就生育,成年后连续处于怀孕或者哺乳期,在这个阶段作案。

那些年,南岸某些片区,凡是攀爬入室盗窃的,十有八九是那个未成年男孩:外地来渝,父母不详,身轻胆大。

一次一次现场勘查,一次次指纹比对,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赵强都记得,他知道他们所有的轨迹和路径。赵强在派出所看过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他也知道还会相遇。

“你去看看城市入夜后,那些小小的黑影,他们像社会的伤疤,总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时刻,他们会痛到更多人的心上。”

这超越了一个技术刑警的职责,这种时候,他会暗自叹口气想,做一个技术刑警,与嫌疑人中间隔着无数的痕迹,少一些侦查员那种直接的触痛和撕扯,也好。

正面和侧面

也会有正面相遇的时候,刑警终究是刑警。

秋风已经吹凉了滚烫的城市,一套没有电梯的出租屋里,乱得像被秋风洗劫过,很难看出几小时前,一个人曾经在这里无限接近死亡。

死者是年轻男子,住在朋友租的房子里。朋友是个敦实的年轻人。赵强在做现场勘查,他问年轻人:“你和他住一间屋子,还是分开住两间屋?”“分开的,他住大间,我住对面。”

赵强对同事点了一下头,指了一下死者睡过的床边那个充电器。同事拿过年轻人的手机,试着插进充电器,吻合。年轻人改口说,我昨晚也在这边睡了一阵,充了会电。

赵强又去对面卧室,床上只有一堆棉絮,没有被套。他没再说话。垃圾堆一样的屋里,死者的皮鞋擦得极亮,垃圾桶像被清理过,死者睡过的床边,地上有棉签。

人可以撒谎,痕迹不会撒谎。赵强把所有疑点告诉侦查员,建议要做尿检。死者尿液果然检出某种毒品,死因也跟毒品有直接关系。而那个撒谎改口的朋友,为什么要撒谎?他对一切真的一无所知?

赵强说:“大部分的撒谎,都勾连着冰山沉在水中那个部分。”

也会有一瞬间错失的时候。

刚工作,出一个杀人案现场,城乡结合部的那种小产权房,四层楼,男主人在外地,女主人在家带孩子,想把房子租出去。赵强去的时候,在楼外面看到一张招租的张贴,他心里暂停了一秒,说不出的某种直觉,又没有抓住,瞬间滑开了。

凶手最后还是落网了,从另外的证据路径摸过去抓到的。凶手就是凭那张招租信息,联系女主人,实施抢劫。女主人说了一句“你跑不掉的,我记得你眼睛旁边的疤”,引得凶手起了杀心。

没有人责怪赵强,但他永远记住了贴在墙上的那张招租。“顺着这张纸,本来有更快的路可以到达真相,我错失了那一秒的直觉。”

硬核

技术是刑侦的硬核,不管往多深处走,终究是客观的科学,比人更可控。

赵强是从指纹方向重新发现自己的。入行的时候,他比对指纹上瘾。系统里面的未破案件都是条件差的陈年旧案,每比中一个,就有一个侥幸多年的嫌疑人,被挖出来。

那时候的技术大队,设在南岸区铜元局的旧楼里,每天早上上班,赵强是跑着步冲上楼梯去,急着验证昨晚战绩。比对信息提交,要发到中心系统进行筛选、验证、审核,多个环节的互相印证,最终才会显示结果。

最漫长的一个夜晚,赵强比中了5个嫌疑人,一个晚上,抽了两盒烟。

罚之于罪,该来的终究会来,这是一种信念,信念可以支撑一次成功背后的无数次落空。要信,才会有。

工作8年,每一年,赵强会把所有出勘的现场,比中和没比中的指纹,建一个档案,里面有指纹、嫌疑人、案情的详细资料,大部分,他都背得下来,他知道这些人做过哪些案子,手法是什么,他们指纹大体呈现哪些特点。所有看起来笨拙的基础工作,都不会是无用功。

几年前发生过一起盗窃别墅杀死保安的案件,现场发现一滴孤立的血迹和一枚残缺的指纹。

那两年,赵强做的档案里,有一个嫌疑人长期在案发地点附近作案,大多是入室盗窃。这个人被网上追逃,一直没有落网。赵强第一时间想到,凶手就是这个人。他把残缺的指纹,跟自己建档的资料比对,一分钟,他就确认了是他,连名字都没记错。

侦破抢速度,这一分钟,比所有其他技术手段都快。

所有的技术手段,所有的客观科学,所有的行业,最硬核的硬核,终究还是人。

赵强的儿子5岁,知道爸爸是警察,孩子经常说:“抓坏人的,我也要抓坏人。”赵强说并不想儿子将来当警察,但他的行动却很诚实:双十一的时候,孩子想要的拳击手套、护具和人形靶,他选了很久,都买了,买的最好的。

很难说,这是给现在的礼物,还是给未来的礼物。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两只大熊猫同日产下双胞胎

巫山机场通航前演练

构建群众通往幸福生活的纽带

每日一图|云雾中的城市

盘点宋慧乔情史

《银河补习班》发布会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找痕迹的人 他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2018-12-20 05:40:01 来源: 0 条评论

赵强(左)在案发现场仔细寻找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赵强仔细查看经过特殊处理后物品上出现的痕迹

赵强用强光电筒搜寻着嫌疑人留下的痕迹

赵强在案发现场寻找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比对成功,又有一个嫌疑人被赵强挖了出来。

赵强出发前检查装备

赵强每天回家,会下意识看一眼门口的拖鞋,一个微小的位移,他马上能察觉。下一个动作是打开每个房间的门,瞄一眼。他知道几乎所有门锁都可以被贼打开,区别只在时间长短。

这只是赵强的一种习惯,有些人是锁门离开的时候再拉三下门把手确认,他相反。一个刑警,从事刑事侦查技术,“职业性强迫症”,是看痕迹,那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赵强做了8年刑侦技术痕迹勘查,以前最密集的时候,一年出勘现场700多次,其中大部分是盗窃。痕迹是追向贼手的那条细线,要找,旮旯微尘地找,很难找。

他以前想当侦查员,抓捕嫌疑人那种刑警,但是从来到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分局那天开始,他就一直是找痕迹的刑警。痕迹是人的影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文 杨可/图

消失的现场

南岸的一个步梯旧小区,室内稍暗,一束白光打过地面,顺着光照射的方向,地面的浮尘上,脚印叠着脚印,半截的、残缺的、交叉的……赵强叹了口气,贴上比例尺,拍了一些局部和整体的照片。再从箱子拿出一盒磁性粉,按屋里老人的讲述,刷一刷家具的关键位置。

指纹在灰黑的粉末上显现出来,几乎都是重叠、凌乱、残缺的,核心部位稍微清晰的一枚,赵强停了一下,喊老人过来,拉过他的拇指,对着光仔细看了几秒,又叹了一口气。“这是老人自己的指纹。”

现场肉眼比对指纹,是痕迹专业的硬功夫。但再硬的技术也抵不过“破坏”。

70多岁老人,租房独居,出门办事,下午回来总觉得哪里不对,比如柜子门打开了,以为自己记错了。第二天又发现一些旧衣服跑到了另一间屋,才想起要报警。屋里每一寸地砖早已经被老人自己、看热闹的邻居、紧张的房东踩遍,每一个嫌疑人可能触摸过的位置,都被后来者的指纹掌纹覆盖了无数遍。

这是刑侦技术最无奈的现场,也是赵强他们最常见的一种现场:作案的痕迹被各种紧张、好奇、无知、关心层层覆盖;时间拖延,温度湿度都会导致生物物证发生变化,最终灭失。

所谓复杂现场,刑警的理解跟普通人相反。“行为人行动轨迹越是复杂,动作越多,留下的痕迹也会越多,这不叫难。”

多年前一个杀人案,凶手把死者用胶带捆绑,拖到三楼,再把三楼房间一个大衣柜挪开,将死者藏在大衣柜的背后。“几层楼,几个房间,布满了痕迹信息。”挪开的大衣柜,与地面接触的落尘、胶带和衣柜上凶手的生物物证、几层楼里面凶手触碰过的任何地方……

这种时候,赵强觉得离嫌疑人很近,他可以看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他看到他在想什么、怎么做、怎么逃。有时候又很远,那个人像从来没来过现场,他的气息、面貌、痕迹,像一滴水,落进了更多后来者的深潭。

所幸老人家中几乎没有现金和值钱物件,损失不大。时值重庆最热的夏天,老人锁好门要去派出所做笔录,赵强站在昏黑的楼梯口,嘱咐他以后要注意安全防护。老人耳背,赵强的声音在楼道里很响,反反复复。

痛感

所有的心硬心软,都能回溯到某种路径和因由。

16年前的赵强,从西北农村考到延安读重点高中。延安对他来说是“好大好大的城市”,父母拼尽全力供养,一直到考上大学,每天只有5元钱生活费。

5元钱,对敏感又早熟的少年来说,是压在身上的十万座大山。他搬开它们唯一的办法,是五更起三更眠,比所有同学的苦读更苦。穷孩子不缺智力,只缺营养。吃了三年馒头咸菜,一直到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每天头痛到呕吐,也做不起300元钱的CT检查。

钱是人身上的肉,一分一厘,丢了都痛。他是那样走过来的,知道那种绞痛。

刚工作的时候,他去了一个现场,被盗的阿姨是清洁工,从贵州来重庆打工。儿子儿媳离婚,她带着6岁的孙子出来讨生活,给南坪一家商场做清洁,一个月一千多元钱。住的地方就在商场厕所边边上,过道里搭的一个棚棚,巴掌大一块地方。700元钱放在小挎包里,被盗走了。

男孩平时就被奶奶反锁在棚棚里,怕他乱跑。百无聊赖的孩子,没有手游,没有玩具,没有图书,只有睡觉,昏天黑地睡觉。赵强去的时候也是大热天,男孩还在闷头睡觉,巴掌大的空间烫得令人窒息。

这又是一个丧失了所有条件的现场,所有的痕迹都灭失了。赵强不信,一遍一遍反复打光,反复看,只能转个身的小空间,勘查了两个小时。他知道答案,又极度抵触这个答案,阿姨问他,他讲不出口。身上只带了两百元,他塞给阿姨说,你去给孩子买雪糕吃,抓起现勘箱子就往外走。

技术刑警,出得最多的就是盗窃现场,农民工、低保户、体力劳动者,往往因为居住环境较差,防护措施差,被盗几率更大。有的是治病救命的钱,有的是东拼西凑给孩子读书的钱,有的是老人哆哆嗦嗦摆地摊的钱,张张都金贵,张张都割心。

赵强最怕面对那些眼睛,可以从中辨认出彼此的眼睛。

造成这些心如刀割的另一端,有一些加害者、掠夺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恨。

那些年,南坪辖区,凡是小门面U型锁,不使用暴力损坏和技术开锁,只要头部挤得进去就实施盗窃的,十有八九是那个未成年女孩:孤儿,小小年纪混社会,未成年就生育,成年后连续处于怀孕或者哺乳期,在这个阶段作案。

那些年,南岸某些片区,凡是攀爬入室盗窃的,十有八九是那个未成年男孩:外地来渝,父母不详,身轻胆大。

一次一次现场勘查,一次次指纹比对,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赵强都记得,他知道他们所有的轨迹和路径。赵强在派出所看过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他也知道还会相遇。

“你去看看城市入夜后,那些小小的黑影,他们像社会的伤疤,总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时刻,他们会痛到更多人的心上。”

这超越了一个技术刑警的职责,这种时候,他会暗自叹口气想,做一个技术刑警,与嫌疑人中间隔着无数的痕迹,少一些侦查员那种直接的触痛和撕扯,也好。

正面和侧面

也会有正面相遇的时候,刑警终究是刑警。

秋风已经吹凉了滚烫的城市,一套没有电梯的出租屋里,乱得像被秋风洗劫过,很难看出几小时前,一个人曾经在这里无限接近死亡。

死者是年轻男子,住在朋友租的房子里。朋友是个敦实的年轻人。赵强在做现场勘查,他问年轻人:“你和他住一间屋子,还是分开住两间屋?”“分开的,他住大间,我住对面。”

赵强对同事点了一下头,指了一下死者睡过的床边那个充电器。同事拿过年轻人的手机,试着插进充电器,吻合。年轻人改口说,我昨晚也在这边睡了一阵,充了会电。

赵强又去对面卧室,床上只有一堆棉絮,没有被套。他没再说话。垃圾堆一样的屋里,死者的皮鞋擦得极亮,垃圾桶像被清理过,死者睡过的床边,地上有棉签。

人可以撒谎,痕迹不会撒谎。赵强把所有疑点告诉侦查员,建议要做尿检。死者尿液果然检出某种毒品,死因也跟毒品有直接关系。而那个撒谎改口的朋友,为什么要撒谎?他对一切真的一无所知?

赵强说:“大部分的撒谎,都勾连着冰山沉在水中那个部分。”

也会有一瞬间错失的时候。

刚工作,出一个杀人案现场,城乡结合部的那种小产权房,四层楼,男主人在外地,女主人在家带孩子,想把房子租出去。赵强去的时候,在楼外面看到一张招租的张贴,他心里暂停了一秒,说不出的某种直觉,又没有抓住,瞬间滑开了。

凶手最后还是落网了,从另外的证据路径摸过去抓到的。凶手就是凭那张招租信息,联系女主人,实施抢劫。女主人说了一句“你跑不掉的,我记得你眼睛旁边的疤”,引得凶手起了杀心。

没有人责怪赵强,但他永远记住了贴在墙上的那张招租。“顺着这张纸,本来有更快的路可以到达真相,我错失了那一秒的直觉。”

硬核

技术是刑侦的硬核,不管往多深处走,终究是客观的科学,比人更可控。

赵强是从指纹方向重新发现自己的。入行的时候,他比对指纹上瘾。系统里面的未破案件都是条件差的陈年旧案,每比中一个,就有一个侥幸多年的嫌疑人,被挖出来。

那时候的技术大队,设在南岸区铜元局的旧楼里,每天早上上班,赵强是跑着步冲上楼梯去,急着验证昨晚战绩。比对信息提交,要发到中心系统进行筛选、验证、审核,多个环节的互相印证,最终才会显示结果。

最漫长的一个夜晚,赵强比中了5个嫌疑人,一个晚上,抽了两盒烟。

罚之于罪,该来的终究会来,这是一种信念,信念可以支撑一次成功背后的无数次落空。要信,才会有。

工作8年,每一年,赵强会把所有出勘的现场,比中和没比中的指纹,建一个档案,里面有指纹、嫌疑人、案情的详细资料,大部分,他都背得下来,他知道这些人做过哪些案子,手法是什么,他们指纹大体呈现哪些特点。所有看起来笨拙的基础工作,都不会是无用功。

几年前发生过一起盗窃别墅杀死保安的案件,现场发现一滴孤立的血迹和一枚残缺的指纹。

那两年,赵强做的档案里,有一个嫌疑人长期在案发地点附近作案,大多是入室盗窃。这个人被网上追逃,一直没有落网。赵强第一时间想到,凶手就是这个人。他把残缺的指纹,跟自己建档的资料比对,一分钟,他就确认了是他,连名字都没记错。

侦破抢速度,这一分钟,比所有其他技术手段都快。

所有的技术手段,所有的客观科学,所有的行业,最硬核的硬核,终究还是人。

赵强的儿子5岁,知道爸爸是警察,孩子经常说:“抓坏人的,我也要抓坏人。”赵强说并不想儿子将来当警察,但他的行动却很诚实:双十一的时候,孩子想要的拳击手套、护具和人形靶,他选了很久,都买了,买的最好的。

很难说,这是给现在的礼物,还是给未来的礼物。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