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不再纠结
<

户口不再纠结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9-01-18

  对普通人来说,户口绝对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证明个人身份,上学就业,结婚买房,社会福利,以及办理很多事情都少不了户口。没有户口简直寸步难行,可以说,户口是人生路上的通行证。

  改革开放40年,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户口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关于户口的变化,作为70后,我有三次难忘的经历。

  第一次是在1992年的秋天。准确地说,是秋天的一个黄昏。我在黄家场学了缝纫回家,走进厨房,揭开锅盖,发现锅里一片空白。母亲在院子左边的李子树下,一边捆柴一边小声嘀咕。一问才知道,母亲和父亲吵架了,因为我的户口问题。

  母亲想按政策规定给我办城市户口,想把我变为城里人。刚才母亲找父亲商量,让父亲向城里的伯父姑妈借钱给我办城市户口。父亲说等我回来了再做决定,母亲觉得父亲这是不同意,一怒之下,骂了父亲几句。

  母亲问,幺妹,你想不想办城市户口。想。我连忙点头。我知道城市户口的优越性,我做梦都想跳出农门。村里有个比我大几岁的姑娘有了城市户口,很快和乡卫生院的医生谈起了恋爱。

  母亲告诉我,只要我坚持说想办城市户口,父亲一定会想办法。我相信母亲的话,也准备照着母亲的话做。一路小跑到后院,发现父亲蹲在后院小竹林的大石磨上,愁眉苦脸地抽着烟。办城市户口需要支付一大笔费用,可以修几间大瓦房,对我们家来说,相当于一个天文数字。父亲是有骨气的人,平时很少求人,我不想让父亲为难。于是,我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改口说,爸爸,我不想办城市户口。

  为什么?父亲一愣,不解地问。

  我觉得不划算,我在学缝纫,以后凭手艺吃饭,城市户口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我忍住眼泪,故作轻松地摇父亲的肩。

  父亲掐灭烟跳下大石磨那一瞬,我看到了父亲眼里的歉意和无奈。

  第二次是在1999年夏天。学会缝纫后,为了生活,我离开川南乡下到渝西一座小城打拼。因为种种原因,我的缝纫手艺没有派上用场,我改行经营起了电器维修。

  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在陌生的小城,我和爱人租房子住。和我们一起租房子的还有几对年轻男女。居委会的胖大妈隔三差五来敲门调查,看结婚证,催办暂住证。房东老太太也密切关注着我们这群年轻人的行动,生怕我们不交房租就跑了。很多本地人开口闭口称我们为外来户,第一次听到“外来户”这三个字,感觉好刺耳。我暗暗下决心,要早日摘掉“外来户”这顶卑微的帽子。

  有一天,听一个顾客说他侄子在胜利路买了套房子,就把一家人的户口迁到了城里。原来在城里买了房子也可以“农转非”。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那以后,我便开始留意起房子来。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没过多久,我们花3万多元钱,在小城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亲戚朋友都夸我们能干,年纪轻轻就在城里买了房子。

  有了房子,办好房产证,就可以迁户口了。1999年冬天的一个周三,我们一家三口顺利地把户口从川南农村迁到了渝西小城。有了城里的房子,有了城市的户口,终于不是“外来户”了,终于可以和本地人平起平坐了。那个时候的我,走路都在小声哼歌。

  因为房子,我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父亲为此写了一封长信来祝贺,信中透露了,我的户口一直是压在父亲心上的石头,如果我的户口没有从农村转到城市,父亲会内疚一辈子。

  第三次是在2016年夏天。30个省出台政策取消农业户口的消息,像长了翅膀,飞遍了城市和乡村。

  城市的热闹,众所周知。城市节奏快,交通和购物方便,娱乐丰富,生活质量相对较高。仔细一想,城市和农村其实是一体的。尽管城市与农村之间存在着一些差距,但是城市的建设离不开农村的支撑,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城市的带动。

  每一次回老家,都会有新发现,路变宽了,水变清了,人变顺了。新农村的干净整洁美好,取代了旧农村的脏乱差,清新悠闲的慢节奏,使人有一种随时可以放下的感觉。我有时就想,如果退休后能够回到农村生活,该有多好。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城市户口几乎没有了含金量。毕竟,吃国家粮,端铁饭碗已经成了过去。早在2014年国家出台计划取消农业户口的意见之前,很多人就开始向往农村生活羡慕农村户口,部分人甚至想办法“非转农”。当然,“非转农”不是谁想转就能转的。毕业后没有工作的大学生,可以“非转农”回到原来的农村户口所在地。夫妻双方,非农户口的一方没有工作并且在城镇没有固定住所,可以“非转农”迁到农村户口一方。原征地办理了就地“农转非”,可以办“非转农”。我这样的条件,不可能“非转农”。

  从羡慕城市户口,到买房子“农转非”,再到全面取消农村户口。户口记录着时代的变迁,户口见证了社会的进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户籍面前也人人平等。户口从此告别城市和农村之分,以后户口统称居民户口。没有城乡差别的时代,才是真正美好的时代。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专家评委 点评

  多少年来,数亿农民被一个小小的户口本禁锢在一亩三分地上动弹不得,从精神层面到物质生活都受到歧视与伤害。作者以三个典型案例讲述了自己由农民到居民的转变,真情毕现,扣击心扉,引人共鸣。世事沧桑,往日中国人的单向迁徙已经渐渐变成双向流动,到农村去,到美丽的大自然中去,成为新的时尚。饮水思源,没有40年前的那场伟大变革,这一切都是空想与奢望。

  许大立 原重庆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兼报告文学创委会主任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重庆南岸区:赏灯会

灰雁又来重庆过冬

"诗情画意"的湿地公园

强军路上话担当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电视剧《激荡》定档0922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户口不再纠结

2019-01-18 08:59:43 来源: 0 条评论

  对普通人来说,户口绝对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证明个人身份,上学就业,结婚买房,社会福利,以及办理很多事情都少不了户口。没有户口简直寸步难行,可以说,户口是人生路上的通行证。

  改革开放40年,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户口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关于户口的变化,作为70后,我有三次难忘的经历。

  第一次是在1992年的秋天。准确地说,是秋天的一个黄昏。我在黄家场学了缝纫回家,走进厨房,揭开锅盖,发现锅里一片空白。母亲在院子左边的李子树下,一边捆柴一边小声嘀咕。一问才知道,母亲和父亲吵架了,因为我的户口问题。

  母亲想按政策规定给我办城市户口,想把我变为城里人。刚才母亲找父亲商量,让父亲向城里的伯父姑妈借钱给我办城市户口。父亲说等我回来了再做决定,母亲觉得父亲这是不同意,一怒之下,骂了父亲几句。

  母亲问,幺妹,你想不想办城市户口。想。我连忙点头。我知道城市户口的优越性,我做梦都想跳出农门。村里有个比我大几岁的姑娘有了城市户口,很快和乡卫生院的医生谈起了恋爱。

  母亲告诉我,只要我坚持说想办城市户口,父亲一定会想办法。我相信母亲的话,也准备照着母亲的话做。一路小跑到后院,发现父亲蹲在后院小竹林的大石磨上,愁眉苦脸地抽着烟。办城市户口需要支付一大笔费用,可以修几间大瓦房,对我们家来说,相当于一个天文数字。父亲是有骨气的人,平时很少求人,我不想让父亲为难。于是,我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改口说,爸爸,我不想办城市户口。

  为什么?父亲一愣,不解地问。

  我觉得不划算,我在学缝纫,以后凭手艺吃饭,城市户口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我忍住眼泪,故作轻松地摇父亲的肩。

  父亲掐灭烟跳下大石磨那一瞬,我看到了父亲眼里的歉意和无奈。

  第二次是在1999年夏天。学会缝纫后,为了生活,我离开川南乡下到渝西一座小城打拼。因为种种原因,我的缝纫手艺没有派上用场,我改行经营起了电器维修。

  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在陌生的小城,我和爱人租房子住。和我们一起租房子的还有几对年轻男女。居委会的胖大妈隔三差五来敲门调查,看结婚证,催办暂住证。房东老太太也密切关注着我们这群年轻人的行动,生怕我们不交房租就跑了。很多本地人开口闭口称我们为外来户,第一次听到“外来户”这三个字,感觉好刺耳。我暗暗下决心,要早日摘掉“外来户”这顶卑微的帽子。

  有一天,听一个顾客说他侄子在胜利路买了套房子,就把一家人的户口迁到了城里。原来在城里买了房子也可以“农转非”。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那以后,我便开始留意起房子来。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没过多久,我们花3万多元钱,在小城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亲戚朋友都夸我们能干,年纪轻轻就在城里买了房子。

  有了房子,办好房产证,就可以迁户口了。1999年冬天的一个周三,我们一家三口顺利地把户口从川南农村迁到了渝西小城。有了城里的房子,有了城市的户口,终于不是“外来户”了,终于可以和本地人平起平坐了。那个时候的我,走路都在小声哼歌。

  因为房子,我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父亲为此写了一封长信来祝贺,信中透露了,我的户口一直是压在父亲心上的石头,如果我的户口没有从农村转到城市,父亲会内疚一辈子。

  第三次是在2016年夏天。30个省出台政策取消农业户口的消息,像长了翅膀,飞遍了城市和乡村。

  城市的热闹,众所周知。城市节奏快,交通和购物方便,娱乐丰富,生活质量相对较高。仔细一想,城市和农村其实是一体的。尽管城市与农村之间存在着一些差距,但是城市的建设离不开农村的支撑,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城市的带动。

  每一次回老家,都会有新发现,路变宽了,水变清了,人变顺了。新农村的干净整洁美好,取代了旧农村的脏乱差,清新悠闲的慢节奏,使人有一种随时可以放下的感觉。我有时就想,如果退休后能够回到农村生活,该有多好。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城市户口几乎没有了含金量。毕竟,吃国家粮,端铁饭碗已经成了过去。早在2014年国家出台计划取消农业户口的意见之前,很多人就开始向往农村生活羡慕农村户口,部分人甚至想办法“非转农”。当然,“非转农”不是谁想转就能转的。毕业后没有工作的大学生,可以“非转农”回到原来的农村户口所在地。夫妻双方,非农户口的一方没有工作并且在城镇没有固定住所,可以“非转农”迁到农村户口一方。原征地办理了就地“农转非”,可以办“非转农”。我这样的条件,不可能“非转农”。

  从羡慕城市户口,到买房子“农转非”,再到全面取消农村户口。户口记录着时代的变迁,户口见证了社会的进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户籍面前也人人平等。户口从此告别城市和农村之分,以后户口统称居民户口。没有城乡差别的时代,才是真正美好的时代。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专家评委 点评

  多少年来,数亿农民被一个小小的户口本禁锢在一亩三分地上动弹不得,从精神层面到物质生活都受到歧视与伤害。作者以三个典型案例讲述了自己由农民到居民的转变,真情毕现,扣击心扉,引人共鸣。世事沧桑,往日中国人的单向迁徙已经渐渐变成双向流动,到农村去,到美丽的大自然中去,成为新的时尚。饮水思源,没有40年前的那场伟大变革,这一切都是空想与奢望。

  许大立 原重庆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兼报告文学创委会主任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熊世华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