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河长的故事
<

三位女河长的故事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19-03-07

李屈杰正清除河道垃圾。通讯员 杜小林 摄

陈洪林(右一)在水中取样。记者 龙丹梅 摄

文李燕正打捞河面垃圾。受访者供图

2月26日,在北碚区金刀峡镇黑水滩河偏岩社区段,河长罗玉莲在岸边巡查。

罗玉莲在检查排污口整治效果。

经河道治理,北碚区金刀峡镇黑水滩河水质已逐年好转。

自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全市已有河长17551名,其中女河长1000多名。她们巡河两岸——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心地带,除长江、嘉陵江、乌江等大江大河外,还有大小河流4500余条、水库3000余座。自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截至目前,全市河长数量已达17551名,全市5300余条河流、3000余座水库都有了“河长”“库长”。

■在这支由17551人组成的河长队伍中,就包括1000多名女河长。她们以重庆妹子特有的柔韧与坚强,整治“砂霸”、打击电鱼者、发动群众参与到护河队伍中……用自己的点滴行动守护着重庆的一江碧水、两岸青山。

忠县黄金河兴峰段乡级河长李屈杰:

创设“暗哨”为河流安装“耳目”

记者 龙丹梅

从2017年开始,忠县兴峰乡党委书记李屈杰开始担任黄金河兴峰段乡级河长。

黄金河是长江一级支流,黄金河兴峰段全长10.02公里,是该乡场镇、太洪村、兴峰社区、三元村8000多人的饮用水源。兴峰乡是个大山深处的乡镇,老百姓都分散居住在黄金河两岸,为了方便老百姓出行,当地沿着黄金河一路修建了7座小桥。但只要一下雨,山上的枯枝败叶被洪水冲下来,就会堵塞桥洞,因此,一下雨便立即组织人手清理桥洞、收运垃圾,便成了李屈杰干得最多的事儿。

作为黄金河兴峰乡段的“指挥官”,李屈杰总是带头干活。搬运垃圾是个体力活儿,因为浸水后的枯枝、垃圾比平时重得多,连年轻小伙子干活时都要歇口气,但她却不惜力气,总是冲在第一线。为啥?“我带头干活,让大家都看得到,才有更多人愿意像河长一样来保护黄金河。”她说。

黄金河有大小支流9条,仅兴峰段流域面积30多平方公里,兴峰乡乡、村两级河长共19名,即使每天巡河人手也不够。于是,乡政府在设置3名专业清洁工专门管护河道的基础上,还发展了120多名志愿者组成护河队,每逢大雨后,这支护河队伍都会立刻出动,第一时间清理河道。

但即使这样,仍有不足。李屈杰介绍,在农村,乡里乡亲之间都是熟人,不少人明明看到有人乱丢垃圾、电鱼、排放污水,却碍于情面不敢举报。于是,她趁平时巡河的时间在沿河两岸跟村民们聊天,动员他们当“暗哨”(匿名举报人),一旦发现有违规行为,“暗哨”们便会及时告诉她,由她来安排当地河长处理。这样,既不伤乡亲情面,又保护了黄金河。

去年4月的一天中午,李屈杰接到一名“暗哨”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人在黄金河兴峰乡与梁平交界处电鱼,她立刻带着护河队往现场赶。到了陶关桥(小地名),大家看见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背着电瓶、持着竹竿在河里电鱼。黄金河兴峰段与梁平县陶关桥接壤,男青年有意选在交界位置,也正是想打属地管理的“擦边球”,但李屈杰不管这些,她顾不上脱鞋便下了水,径直走到男青年身旁。见他身边的鱼桶里装满了才三四寸长的鱼苗,李屈杰气得脸通红。略微平复情绪后,她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取证。

男青年见她拍照,冲上来便质问:“你是哪个县的?凭啥子管我!”

面对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青年,李屈杰毫不畏惧:“我是这条河的河长,只要你在这条河里电鱼,就是不行!”

在护河队员们的帮助下,大家围住男青年,直到派出所民警赶到,将其带回调查。

巡河效果

一开始,李屈杰“暗哨”的数量只有20多名,但现在已经发展到了50多人,还有人明明不是“暗哨”,却也会在发现污染河道的违规行为时,主动给她打电话。

“场镇的河滩上有注射用的针头?我马上来!”3月6日上午9点,李屈杰接到一个电话,她赶紧往黄金河河岸赶。打电话的是她为保护黄金河设置的“暗哨”,如今只要黄金河上有个风吹草动,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奉节墨溪河乡级河长陈洪林:

女河长整治“砂霸”复绿河岸

记者 龙丹梅

3月4日,奉节县鹤峰乡乡长、墨溪河乡级河长陈洪林和往常一样,来到墨溪河边巡河。

鹤峰乡位于奉节县南部、长江南岸,是三峡移民搬迁乡。境内墨溪河是长江二级支流,最后3公里流经鹤峰乡,经鹤峰乡境内汇入九盘河,再流入长江。三峡工程蓄水后,长江水回流,墨溪河水也随三峡水库调蓄而上涨下降,成为独特一景。然而,有人却利用这河水的涨落,在枯水期滥挖河道、疯狂采砂。

“3公里河道内,共有8个采砂场,平均三四百米就有一个。”招峰村村民李品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些采砂场用大型机械在河道中挖出碎石,在河岸上用碎石机打磨、清洗,再由货车装走。由于常年采砂,墨溪河水一年四季都浑浊不堪,空气中粉尘弥漫,公路被载重货车压烂。

此前,陈洪林对墨溪河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一张照片。那是2016年春节前,有人发在奉节生活网论坛上的。照片中,一名挑着脐橙的妇女在寒冬腊月涉水过河,还没走到河中心河水就漫过了她的腰部,农妇的嘴唇被冻得青紫,眼神中满是恐惧。照片的配文为:墨溪河河道被采砂场挖深,农民过河卖脐橙差点被水冲走!这张照片给陈洪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她心里一酸。

2016年10月,陈洪林调任鹤峰乡乡长,成为墨溪河乡级河长。当时,为保护长江一江碧水、两岸青山,奉节县出重拳打击非法采砂违法行为,墨溪河鹤峰乡境内的8家采砂场,都在整治范围内。一个外来的女河长要跟盘踞当地多年的“砂霸”对抗,谈何容易。陈洪林没有撂挑子,她想起了那张照片,想起了农妇青紫的嘴唇和恐惧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摸清8家采砂场的具体情况后,鹤峰乡向采砂场下发了《关于责令停止非法采(洗)砂行为、限期拆除非法采(洗)砂设备的通知》,责令限期拆除非法建设的砂场,恢复河道原状。但断人财路谈何容易,有人阳奉阴违,有人到处找关系,甚至有人带着几十名年轻男子到拆除现场向她施压。陈洪林一一顶住了这些压力。为啥?“我作为这3公里河段的‘河长’,保护好墨溪河是我的分内事。”陈洪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她还补充了一句:“邪不压正!”

在她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鹤峰乡8家采砂场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部关闭,其机具设备、建(构)筑物全部拆除。常年因采石洗砂而浑浊的墨溪河水又变得清澈了。

巡河效果

经过河流一年多的冲刷,过去曾因采砂被挖得满目疮痍的河道已逐渐恢复平整;曾被采砂场占据的河岸,已经栽下了不少脐橙、油桃等水果树苗,灰扑扑的河岸已开始重现绿意。

陈洪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现在她将重心转移到了“护河”上,鹤峰乡正对墨溪河两岸进行生态复绿,结合乡村旅游,采用的复绿树种也以桃树、李树、脐橙等为主,鹤峰乡计划用三年的时间进行生态复绿,让墨溪河重现水清岸绿的原貌。

南岸区长生河同景社区段河长文李燕:

发动群众打一场全民治水仗

记者 汤艳娟

3月5日,南岸区长生桥镇同景社区党委书记、长生河同景社区段河长文李燕,抽出中午的时间,带着两名志愿者,来到自己所负责的长生河同景段巡河。

文李燕任“河长”两年,对于如何护河有自己的“法宝”:那就是广泛发动志愿者和群众参与,打一场全民治水仗。

长生河原名苦溪河,是长江南岸一级支流。长生河贯穿江南新城,是江南新城的重要生态资源。近年来,由于城市化建设进程加快、城镇人口增加及工业规模加大,长生河流域生态环境受到影响。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南岸区通过控源截污、生态清淤等措施,让长生河水质整体得以好转。文李燕所负责的长生河同景社区河段共4公里,当地居民们过去习惯在河边种菜,无论文李燕怎么做工作,都屡禁不绝。“今天答应你不再种了,明天又来除草施肥。”文李燕说,有些固执的“油盐不进”,咋说都不听。

同景社区共有8名工作人员,除了巡河外,还有很多日常事务,仅靠社区工作人员肯定管不好这段河。文李燕想,不如来发动群众,让大伙儿都参与到护河的队伍中来。那些祖祖辈辈住在长生河边,对长生河有感情的居民,是她发展的重点。

居民张代丰就是这样加入巡河志愿者队伍的。张代丰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条河过去河水清澈、河岸也长满了野草,他从小在河边长大,在河边游泳、洗衣、玩耍……但后来,随着城镇进程加快,居民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直排入河,长生河一度发黑发臭,曾经的“清水河”成了居民闻之掩鼻的臭水沟。如今,居民生活污水通过管网统一收运后,河水逐渐清澈了,对于劝导居民不要在河边种菜这样的事,他也愿意出把力。

果然,街坊邻居们加入志愿者队伍,熟人之间进行劝导,比社区工作人员们苦口婆心做工作效果好得多。如今,当地居民再也不在河边种菜了,这支护河志愿者队伍也发展到了300多人,他们每周巡河两次,清理河边的垃圾、河面的飘浮物,劝导乱丢垃圾、放养水禽等不文明行为,成了长生河的“哨兵”。不仅如此,文李燕还发动群众为长生河“找茬”,随时举报沿河不文明行为,形成了社区群众共同“治河、“管河”的强大合力。长生河同景社区段种菜和乱开土石方等行为现在已经绝迹,目前当地正在对河道进行清淤,在沿河两岸补绿。不仅如此,河岸还已建成了一个亲水公园,另一个正在修建的亲水公园也将于今年5月开放。下一步,文李燕准备在社区志愿者中开展“健康银行”行动,即志愿者开展志愿服务后可获得积分,凭积分可兑换生活用品、免费体检卡之类的,以此让志愿者服务更有干劲,带动更多人参与到护河队伍中。

巡河效果

昔日发黑发臭的长生河如今碧波荡漾,几群白鹭在水面盘旋着寻觅小鱼小虾,昔日河岸都是垃圾堆,如今却变成了漂亮的滨江公园……

全民护河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在文李燕的河长巡查统计表上,记者发现,2017年时,几乎每次巡河都有“有垃圾”“河面有飘浮物”“河岸有杂草”等记录,渐渐地,统计表上“发现问题及自理情况”一栏中的记录越来越少了,绝大多数时间写着“无”。

相关新闻》》

巡河黑水滩

罗玉莲是北碚区金刀峡镇偏岩社区的党总支书记,也是黑水滩河偏岩社区段的一名女河长。每周她都要定时巡河,及时发现和处置河道污染问题。

近年来,环绕偏岩社区的黑水滩河水水质逐年好转,当地的乡村旅游更是充分利用起了亲水资源,带动沿线群众增收致富。

黑水滩河在北碚境内约60公里,是嘉陵江的左岸支流,流入北碚金刀峡镇,又经柳荫镇、三圣镇、复兴镇等汇入嘉陵江,是沿线群众生产生活的主要水源。

从2017年开始,北碚区在黑水滩河流域建立起区、镇、村(社区)三级河长联动机制治理和管理河道。像罗玉莲这样的基层河长一共有23名,他们都是黑水滩河沿线的村(社区)主要负责人。

通过各级河长和群众的共同努力,曾经鱼虾绝迹的黑水滩河恢复了往日生机,“河畅、水清、岸美、坡绿”的河道和水生态环境逐步展现在人们面前。

图/文 通讯员 秦廷富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渝贸通"的跨国生意经

潼荣高速年内建成

"三农"香飘互联网平台

"科学"号上熟悉的"陌生人"

影版《最好的我们》来渝路演

巩俐亮相戛纳开幕红毯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三位女河长的故事

2019-03-07 07:19:20 来源: 0 条评论

李屈杰正清除河道垃圾。通讯员 杜小林 摄

陈洪林(右一)在水中取样。记者 龙丹梅 摄

文李燕正打捞河面垃圾。受访者供图

2月26日,在北碚区金刀峡镇黑水滩河偏岩社区段,河长罗玉莲在岸边巡查。

罗玉莲在检查排污口整治效果。

经河道治理,北碚区金刀峡镇黑水滩河水质已逐年好转。

自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全市已有河长17551名,其中女河长1000多名。她们巡河两岸——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心地带,除长江、嘉陵江、乌江等大江大河外,还有大小河流4500余条、水库3000余座。自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截至目前,全市河长数量已达17551名,全市5300余条河流、3000余座水库都有了“河长”“库长”。

■在这支由17551人组成的河长队伍中,就包括1000多名女河长。她们以重庆妹子特有的柔韧与坚强,整治“砂霸”、打击电鱼者、发动群众参与到护河队伍中……用自己的点滴行动守护着重庆的一江碧水、两岸青山。

忠县黄金河兴峰段乡级河长李屈杰:

创设“暗哨”为河流安装“耳目”

记者 龙丹梅

从2017年开始,忠县兴峰乡党委书记李屈杰开始担任黄金河兴峰段乡级河长。

黄金河是长江一级支流,黄金河兴峰段全长10.02公里,是该乡场镇、太洪村、兴峰社区、三元村8000多人的饮用水源。兴峰乡是个大山深处的乡镇,老百姓都分散居住在黄金河两岸,为了方便老百姓出行,当地沿着黄金河一路修建了7座小桥。但只要一下雨,山上的枯枝败叶被洪水冲下来,就会堵塞桥洞,因此,一下雨便立即组织人手清理桥洞、收运垃圾,便成了李屈杰干得最多的事儿。

作为黄金河兴峰乡段的“指挥官”,李屈杰总是带头干活。搬运垃圾是个体力活儿,因为浸水后的枯枝、垃圾比平时重得多,连年轻小伙子干活时都要歇口气,但她却不惜力气,总是冲在第一线。为啥?“我带头干活,让大家都看得到,才有更多人愿意像河长一样来保护黄金河。”她说。

黄金河有大小支流9条,仅兴峰段流域面积30多平方公里,兴峰乡乡、村两级河长共19名,即使每天巡河人手也不够。于是,乡政府在设置3名专业清洁工专门管护河道的基础上,还发展了120多名志愿者组成护河队,每逢大雨后,这支护河队伍都会立刻出动,第一时间清理河道。

但即使这样,仍有不足。李屈杰介绍,在农村,乡里乡亲之间都是熟人,不少人明明看到有人乱丢垃圾、电鱼、排放污水,却碍于情面不敢举报。于是,她趁平时巡河的时间在沿河两岸跟村民们聊天,动员他们当“暗哨”(匿名举报人),一旦发现有违规行为,“暗哨”们便会及时告诉她,由她来安排当地河长处理。这样,既不伤乡亲情面,又保护了黄金河。

去年4月的一天中午,李屈杰接到一名“暗哨”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人在黄金河兴峰乡与梁平交界处电鱼,她立刻带着护河队往现场赶。到了陶关桥(小地名),大家看见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背着电瓶、持着竹竿在河里电鱼。黄金河兴峰段与梁平县陶关桥接壤,男青年有意选在交界位置,也正是想打属地管理的“擦边球”,但李屈杰不管这些,她顾不上脱鞋便下了水,径直走到男青年身旁。见他身边的鱼桶里装满了才三四寸长的鱼苗,李屈杰气得脸通红。略微平复情绪后,她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取证。

男青年见她拍照,冲上来便质问:“你是哪个县的?凭啥子管我!”

面对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青年,李屈杰毫不畏惧:“我是这条河的河长,只要你在这条河里电鱼,就是不行!”

在护河队员们的帮助下,大家围住男青年,直到派出所民警赶到,将其带回调查。

巡河效果

一开始,李屈杰“暗哨”的数量只有20多名,但现在已经发展到了50多人,还有人明明不是“暗哨”,却也会在发现污染河道的违规行为时,主动给她打电话。

“场镇的河滩上有注射用的针头?我马上来!”3月6日上午9点,李屈杰接到一个电话,她赶紧往黄金河河岸赶。打电话的是她为保护黄金河设置的“暗哨”,如今只要黄金河上有个风吹草动,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奉节墨溪河乡级河长陈洪林:

女河长整治“砂霸”复绿河岸

记者 龙丹梅

3月4日,奉节县鹤峰乡乡长、墨溪河乡级河长陈洪林和往常一样,来到墨溪河边巡河。

鹤峰乡位于奉节县南部、长江南岸,是三峡移民搬迁乡。境内墨溪河是长江二级支流,最后3公里流经鹤峰乡,经鹤峰乡境内汇入九盘河,再流入长江。三峡工程蓄水后,长江水回流,墨溪河水也随三峡水库调蓄而上涨下降,成为独特一景。然而,有人却利用这河水的涨落,在枯水期滥挖河道、疯狂采砂。

“3公里河道内,共有8个采砂场,平均三四百米就有一个。”招峰村村民李品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些采砂场用大型机械在河道中挖出碎石,在河岸上用碎石机打磨、清洗,再由货车装走。由于常年采砂,墨溪河水一年四季都浑浊不堪,空气中粉尘弥漫,公路被载重货车压烂。

此前,陈洪林对墨溪河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一张照片。那是2016年春节前,有人发在奉节生活网论坛上的。照片中,一名挑着脐橙的妇女在寒冬腊月涉水过河,还没走到河中心河水就漫过了她的腰部,农妇的嘴唇被冻得青紫,眼神中满是恐惧。照片的配文为:墨溪河河道被采砂场挖深,农民过河卖脐橙差点被水冲走!这张照片给陈洪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她心里一酸。

2016年10月,陈洪林调任鹤峰乡乡长,成为墨溪河乡级河长。当时,为保护长江一江碧水、两岸青山,奉节县出重拳打击非法采砂违法行为,墨溪河鹤峰乡境内的8家采砂场,都在整治范围内。一个外来的女河长要跟盘踞当地多年的“砂霸”对抗,谈何容易。陈洪林没有撂挑子,她想起了那张照片,想起了农妇青紫的嘴唇和恐惧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摸清8家采砂场的具体情况后,鹤峰乡向采砂场下发了《关于责令停止非法采(洗)砂行为、限期拆除非法采(洗)砂设备的通知》,责令限期拆除非法建设的砂场,恢复河道原状。但断人财路谈何容易,有人阳奉阴违,有人到处找关系,甚至有人带着几十名年轻男子到拆除现场向她施压。陈洪林一一顶住了这些压力。为啥?“我作为这3公里河段的‘河长’,保护好墨溪河是我的分内事。”陈洪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她还补充了一句:“邪不压正!”

在她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鹤峰乡8家采砂场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部关闭,其机具设备、建(构)筑物全部拆除。常年因采石洗砂而浑浊的墨溪河水又变得清澈了。

巡河效果

经过河流一年多的冲刷,过去曾因采砂被挖得满目疮痍的河道已逐渐恢复平整;曾被采砂场占据的河岸,已经栽下了不少脐橙、油桃等水果树苗,灰扑扑的河岸已开始重现绿意。

陈洪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现在她将重心转移到了“护河”上,鹤峰乡正对墨溪河两岸进行生态复绿,结合乡村旅游,采用的复绿树种也以桃树、李树、脐橙等为主,鹤峰乡计划用三年的时间进行生态复绿,让墨溪河重现水清岸绿的原貌。

南岸区长生河同景社区段河长文李燕:

发动群众打一场全民治水仗

记者 汤艳娟

3月5日,南岸区长生桥镇同景社区党委书记、长生河同景社区段河长文李燕,抽出中午的时间,带着两名志愿者,来到自己所负责的长生河同景段巡河。

文李燕任“河长”两年,对于如何护河有自己的“法宝”:那就是广泛发动志愿者和群众参与,打一场全民治水仗。

长生河原名苦溪河,是长江南岸一级支流。长生河贯穿江南新城,是江南新城的重要生态资源。近年来,由于城市化建设进程加快、城镇人口增加及工业规模加大,长生河流域生态环境受到影响。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南岸区通过控源截污、生态清淤等措施,让长生河水质整体得以好转。文李燕所负责的长生河同景社区河段共4公里,当地居民们过去习惯在河边种菜,无论文李燕怎么做工作,都屡禁不绝。“今天答应你不再种了,明天又来除草施肥。”文李燕说,有些固执的“油盐不进”,咋说都不听。

同景社区共有8名工作人员,除了巡河外,还有很多日常事务,仅靠社区工作人员肯定管不好这段河。文李燕想,不如来发动群众,让大伙儿都参与到护河的队伍中来。那些祖祖辈辈住在长生河边,对长生河有感情的居民,是她发展的重点。

居民张代丰就是这样加入巡河志愿者队伍的。张代丰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条河过去河水清澈、河岸也长满了野草,他从小在河边长大,在河边游泳、洗衣、玩耍……但后来,随着城镇进程加快,居民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直排入河,长生河一度发黑发臭,曾经的“清水河”成了居民闻之掩鼻的臭水沟。如今,居民生活污水通过管网统一收运后,河水逐渐清澈了,对于劝导居民不要在河边种菜这样的事,他也愿意出把力。

果然,街坊邻居们加入志愿者队伍,熟人之间进行劝导,比社区工作人员们苦口婆心做工作效果好得多。如今,当地居民再也不在河边种菜了,这支护河志愿者队伍也发展到了300多人,他们每周巡河两次,清理河边的垃圾、河面的飘浮物,劝导乱丢垃圾、放养水禽等不文明行为,成了长生河的“哨兵”。不仅如此,文李燕还发动群众为长生河“找茬”,随时举报沿河不文明行为,形成了社区群众共同“治河、“管河”的强大合力。长生河同景社区段种菜和乱开土石方等行为现在已经绝迹,目前当地正在对河道进行清淤,在沿河两岸补绿。不仅如此,河岸还已建成了一个亲水公园,另一个正在修建的亲水公园也将于今年5月开放。下一步,文李燕准备在社区志愿者中开展“健康银行”行动,即志愿者开展志愿服务后可获得积分,凭积分可兑换生活用品、免费体检卡之类的,以此让志愿者服务更有干劲,带动更多人参与到护河队伍中。

巡河效果

昔日发黑发臭的长生河如今碧波荡漾,几群白鹭在水面盘旋着寻觅小鱼小虾,昔日河岸都是垃圾堆,如今却变成了漂亮的滨江公园……

全民护河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在文李燕的河长巡查统计表上,记者发现,2017年时,几乎每次巡河都有“有垃圾”“河面有飘浮物”“河岸有杂草”等记录,渐渐地,统计表上“发现问题及自理情况”一栏中的记录越来越少了,绝大多数时间写着“无”。

相关新闻》》

巡河黑水滩

罗玉莲是北碚区金刀峡镇偏岩社区的党总支书记,也是黑水滩河偏岩社区段的一名女河长。每周她都要定时巡河,及时发现和处置河道污染问题。

近年来,环绕偏岩社区的黑水滩河水水质逐年好转,当地的乡村旅游更是充分利用起了亲水资源,带动沿线群众增收致富。

黑水滩河在北碚境内约60公里,是嘉陵江的左岸支流,流入北碚金刀峡镇,又经柳荫镇、三圣镇、复兴镇等汇入嘉陵江,是沿线群众生产生活的主要水源。

从2017年开始,北碚区在黑水滩河流域建立起区、镇、村(社区)三级河长联动机制治理和管理河道。像罗玉莲这样的基层河长一共有23名,他们都是黑水滩河沿线的村(社区)主要负责人。

通过各级河长和群众的共同努力,曾经鱼虾绝迹的黑水滩河恢复了往日生机,“河畅、水清、岸美、坡绿”的河道和水生态环境逐步展现在人们面前。

图/文 通讯员 秦廷富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