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先烈的足迹| 视死如归 “独臂将军”坐着轿子去行刑

追寻先烈的足迹| 视死如归 “独臂将军”坐着轿子去行刑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8-13

李蔚如。华龙网发(红岩联线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8月13日9时讯(记者 赵紫东)他早年加入同盟会,亲历辛亥革命,带领学生军打开通远门,迎接革命军进入重庆城;在家研制炸弹,炸瞎右眼炸残右手成“独臂将军”,却照样领导和参加了四川讨袁、护国、护法之役,并屡建战功;1924年,因厌倦军阀混战而解甲归乡;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涪陵四镇乡组建八千农民自卫军,与刘伯承等领导的顺泸起义相呼应;1927年7月,被军阀郭汝栋诱捕,坐着轿子去行刑。

他就是李蔚如,重庆近代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

坐着轿子去行刑

这位传奇人物,赴刑场就义的方式就体现了他的传奇性。

亲眼目睹李蔚如被害的黄桷垭张保长讲述,李蔚如是坐着一顶藤轿,由轿夫抬到黄桷垭来的。

为何李蔚如是坐轿子去?

原来,李蔚如曾是刘湘的老师,也是老同盟会员,1922年曾被任命为川东道尹(相当于重庆市长),在川军中素有威望,此时已加入共产党,在涪陵四镇乡发展了农民军八千人,让刘湘等深感威胁。

1927年7月8日,押送李蔚如的队伍抵达南岸黄桷垭,王陵基急忙找到刘湘:“你准备以师礼待之,还是以友礼待之?”刘湘不语。王陵基说,“我看不必进城了。”

当李蔚如乘坐的藤轿到达行刑地,李蔚如下轿从容写下遗书。

李蔚如还让随行的勤务兵拿钱给抬轿人,让他们把自己的尸体抬回老家涪陵大顺。

“他指着胸口,昂首让刽子手开枪。”

枪响,李蔚如英勇就义于猪市坝,现南岸区第四人民医院旁。

1950年,重庆人民在欢庆解放的凯歌声中,隆重纪念“三·三一”惨案殉难烈士和革命先烈。吴玉章同志从北京寄来亲笔题词:“纪念闇公、蔚如诸同志,为革命牺牲,永垂不朽!”

炸弹逼开通远门

李蔚如的儿子李亦民曾经回忆说,1904年,李蔚如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与吴玉章、熊克武、但懋辛等一起学习制造炸弹,由此多次被任命“炸弹队长”,曾参加广州起义,并在重庆辛亥革命中立下大功。

1911年11月22日早晨,重庆郊外响起枪声。同盟会员夏之时率领起义军兵临佛图关,重庆知府钮传善仓皇下令关闭九门。时任重庆体育学堂教习、兼带学生制造炸弹的李蔚如,带着敢死队赶到通远门,举起炸弹。大义凛然欲同归于尽的阵势,吓得守军赶紧打开城门。

一时间,重庆一派光复景象。

重庆蜀军政府成立后,李蔚如被委任为涪州地方司令长官。

几十年后,有人说当时城门是被“诈”开的。李蔚如当时用的“炸弹”是用广柑、卵石、秋茄子做成的假炸弹。

这个说法是真是假已很难考证,但对他的家人来说,炸弹是一个噩梦。烈士的侄儿李庆智老人介绍,他的父亲在自传中讲到,大哥李蔚如在自家一偏屋的桌上拆开炸弹研究内部结构,不慎引爆炸弹,他的右眼被炸瞎、右手被炸残,一个弟弟当场被炸死。但在四川讨袁、护国、护法运动中,他照样上前线指挥,有“独臂将军”之称。

八千军力震川东

1924年,“独臂将军”在行军途中突然折回家乡。为何突然折返?有文史专家认为可以从他家大门上新刻的一副对联找到答案——“苔砌倦观群蚁阵,花房嫌听乱蜂衙。”“李蔚如此时已看清军阀混战的本质,决定退出这场肮脏的战争。

但李蔚如身经百战,又如何能在家中坐得住?不久,李蔚如接手四镇乡联团办事处的工作,在杨闇公、吴玉章、刘伯承等的影响下,在中国共产党派去涪陵的童庸生、喻陵翔的帮助下,李蔚如积极开展农民运动,创办团练讲习所,建立农民协会,成为农民运动的最早先驱之一。1926年夏,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截至1927年上半年,四镇乡联团已有八千多人,枪七千余支。涪陵,一时成为川东的革命中心。

逐渐壮大的事例让坐镇重庆的军阀刘湘感到了威胁,李蔚如的农民军就像插在心窝上的一把尖刀。他最怕四镇乡农民军配合刘伯承领导的顺(庆)泸(州)起义军,从背后攻其老巢,对重庆形成夹攻。

李蔚如也的确有响应顺泸起义的计划。他接连写了两封信给刘伯承,要他速将泸州撤出的部队带到江津、綦江、南川一带,与四镇乡连成一气,并请刘伯承来四镇乡主持军事工作。令人扼腕的是,第一封信竟未送到,第二封信送到时,刘伯承已出川。

此时,又传来刘湘手下部队进抵涪陵南部要塞冷水关的消息。与李蔚如有着师生之谊、驻守涪陵的军阀郭汝栋,“及时”送来一封十万火急信件,自称誓与刘湘决一死战,要求李蔚如赶到同乐镇面商。其实,这是郭汝栋讨好刘湘而设下的圈套。李蔚如一到同乐就被拘捕。

1927年7月8日,李蔚如被害。《民力日报》报道,当时某要人盘问他:“你为何要当共产党?”李蔚如的回答掷地有声,“四川有几人配当共产党,我得为共产党员,虽死犹荣。"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追寻先烈的足迹| 视死如归 “独臂将军”坐着轿子去行刑

2019-08-13 09:58:27 来源: 0 条评论

李蔚如。华龙网发(红岩联线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8月13日9时讯(记者 赵紫东)他早年加入同盟会,亲历辛亥革命,带领学生军打开通远门,迎接革命军进入重庆城;在家研制炸弹,炸瞎右眼炸残右手成“独臂将军”,却照样领导和参加了四川讨袁、护国、护法之役,并屡建战功;1924年,因厌倦军阀混战而解甲归乡;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涪陵四镇乡组建八千农民自卫军,与刘伯承等领导的顺泸起义相呼应;1927年7月,被军阀郭汝栋诱捕,坐着轿子去行刑。

他就是李蔚如,重庆近代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

坐着轿子去行刑

这位传奇人物,赴刑场就义的方式就体现了他的传奇性。

亲眼目睹李蔚如被害的黄桷垭张保长讲述,李蔚如是坐着一顶藤轿,由轿夫抬到黄桷垭来的。

为何李蔚如是坐轿子去?

原来,李蔚如曾是刘湘的老师,也是老同盟会员,1922年曾被任命为川东道尹(相当于重庆市长),在川军中素有威望,此时已加入共产党,在涪陵四镇乡发展了农民军八千人,让刘湘等深感威胁。

1927年7月8日,押送李蔚如的队伍抵达南岸黄桷垭,王陵基急忙找到刘湘:“你准备以师礼待之,还是以友礼待之?”刘湘不语。王陵基说,“我看不必进城了。”

当李蔚如乘坐的藤轿到达行刑地,李蔚如下轿从容写下遗书。

李蔚如还让随行的勤务兵拿钱给抬轿人,让他们把自己的尸体抬回老家涪陵大顺。

“他指着胸口,昂首让刽子手开枪。”

枪响,李蔚如英勇就义于猪市坝,现南岸区第四人民医院旁。

1950年,重庆人民在欢庆解放的凯歌声中,隆重纪念“三·三一”惨案殉难烈士和革命先烈。吴玉章同志从北京寄来亲笔题词:“纪念闇公、蔚如诸同志,为革命牺牲,永垂不朽!”

炸弹逼开通远门

李蔚如的儿子李亦民曾经回忆说,1904年,李蔚如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与吴玉章、熊克武、但懋辛等一起学习制造炸弹,由此多次被任命“炸弹队长”,曾参加广州起义,并在重庆辛亥革命中立下大功。

1911年11月22日早晨,重庆郊外响起枪声。同盟会员夏之时率领起义军兵临佛图关,重庆知府钮传善仓皇下令关闭九门。时任重庆体育学堂教习、兼带学生制造炸弹的李蔚如,带着敢死队赶到通远门,举起炸弹。大义凛然欲同归于尽的阵势,吓得守军赶紧打开城门。

一时间,重庆一派光复景象。

重庆蜀军政府成立后,李蔚如被委任为涪州地方司令长官。

几十年后,有人说当时城门是被“诈”开的。李蔚如当时用的“炸弹”是用广柑、卵石、秋茄子做成的假炸弹。

这个说法是真是假已很难考证,但对他的家人来说,炸弹是一个噩梦。烈士的侄儿李庆智老人介绍,他的父亲在自传中讲到,大哥李蔚如在自家一偏屋的桌上拆开炸弹研究内部结构,不慎引爆炸弹,他的右眼被炸瞎、右手被炸残,一个弟弟当场被炸死。但在四川讨袁、护国、护法运动中,他照样上前线指挥,有“独臂将军”之称。

八千军力震川东

1924年,“独臂将军”在行军途中突然折回家乡。为何突然折返?有文史专家认为可以从他家大门上新刻的一副对联找到答案——“苔砌倦观群蚁阵,花房嫌听乱蜂衙。”“李蔚如此时已看清军阀混战的本质,决定退出这场肮脏的战争。

但李蔚如身经百战,又如何能在家中坐得住?不久,李蔚如接手四镇乡联团办事处的工作,在杨闇公、吴玉章、刘伯承等的影响下,在中国共产党派去涪陵的童庸生、喻陵翔的帮助下,李蔚如积极开展农民运动,创办团练讲习所,建立农民协会,成为农民运动的最早先驱之一。1926年夏,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截至1927年上半年,四镇乡联团已有八千多人,枪七千余支。涪陵,一时成为川东的革命中心。

逐渐壮大的事例让坐镇重庆的军阀刘湘感到了威胁,李蔚如的农民军就像插在心窝上的一把尖刀。他最怕四镇乡农民军配合刘伯承领导的顺(庆)泸(州)起义军,从背后攻其老巢,对重庆形成夹攻。

李蔚如也的确有响应顺泸起义的计划。他接连写了两封信给刘伯承,要他速将泸州撤出的部队带到江津、綦江、南川一带,与四镇乡连成一气,并请刘伯承来四镇乡主持军事工作。令人扼腕的是,第一封信竟未送到,第二封信送到时,刘伯承已出川。

此时,又传来刘湘手下部队进抵涪陵南部要塞冷水关的消息。与李蔚如有着师生之谊、驻守涪陵的军阀郭汝栋,“及时”送来一封十万火急信件,自称誓与刘湘决一死战,要求李蔚如赶到同乐镇面商。其实,这是郭汝栋讨好刘湘而设下的圈套。李蔚如一到同乐就被拘捕。

1927年7月8日,李蔚如被害。《民力日报》报道,当时某要人盘问他:“你为何要当共产党?”李蔚如的回答掷地有声,“四川有几人配当共产党,我得为共产党员,虽死犹荣。"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露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