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故事|"鸿鹄"志在珠峰之巅 41岁女子成首位登顶珠峰的重庆女性

百姓故事|"鸿鹄"志在珠峰之巅 41岁女子成首位登顶珠峰的重庆女性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9-20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9月20日0时讯(记者 刘艳/文 尹建红/图 受访者供图 主持/董进) 电影《攀登者》本月底将上映。影片故事改编自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的真实史实,传递着攀登精神。在重庆,也有一位热爱攀登的女子。从12年前开始接触登山,今年她终于成功登顶珠峰,成为首位登顶珠峰的重庆女性。

站在珠峰之巅,凛冽的寒风击打着氧气面罩下的脸庞,41岁的何鸿鹄眼里满是坚毅。极寒和疲惫的来袭,让她无暇尽享登峰的喜悦与自豪,停留10分钟后她赶紧下撤,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活着回去。

记者手记:登山之路,亦如生活,唯有坚持梦想,终将到达“高峰”。

“睡在每天都在移动的冰川上”

“还是决定上了,克服重重困难,3小时后凌晨2:00出发,如果顺利15日或者16日将登上珠峰之巅。”尼泊尔当地时间2019年5月11日23时许,何鸿鹄在位于尼泊尔的珠峰南坡大本营写下这样一条朋友圈。

初见何鸿鹄,已是她登顶珠峰归来。眼前的她化着淡妆,束着头发,身子娇小,一身休闲装打扮,很难想象她还曾先后登顶过四川雀儿山、新疆慕士塔格峰,以及位于尼泊尔的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

然而这条登顶路,却是荆棘遍布困难重重。珠峰海拔高,风大,天气多变。即使五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但最适合的“窗口期”也只有几天,各国登山队都集中在这段时间冲顶。

为了这次登山,早在一个月前,何鸿鹄就从重庆出发,经成都飞往尼泊尔,然后转乘直升机抵达海拔2840米的位于尼泊尔的卢卡拉机场。为了让身体逐步适应高海拔,她徒步进入珠峰地区,每天步行约七八个小时,走了六天,抵达海拔5364米的珠峰大本营。

“大本营是建在一个移动的冰川上,每个小时都在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冰裂、暗缝、雪崩……每天睡觉都听到帐外轰隆隆的声音,没有一天能睡踏实的。”这样的环境让何鸿鹄感到这次登山的凶险。

就这样,何鸿鹄经历了近一个月的适应性训练,5月12日凌晨,她跟随所在的川藏队出发,开始冲击顶峰,他们也是今年第一支出发的民间登山队。

“看到躺在雪地里的遇难者”

从大本营到C1营地,要经过十分破碎的昆布冰川,也被称之为“恐怖冰川”。这里冰裂缝深而且宽,很多地方都需要架设云梯才能过去。每走一步,何鸿鹄的心里都紧绷着,害怕一不小心掉进被冰雪掩盖起来的冰缝里,连尸体都找不到。

冲顶路上,她看到了躺在雪地里的遇难者遗体,“从他身边经过时,我心里很平静,也许是在险境中思考能更透彻。”何鸿鹄说,她一直记着登顶前发给女儿的信息:“我想好了,登顶排第二,安全回家陪你,排第一”。

不断向上,当地时间5月14日晚,登山队抵达海拔7950米的C4营地,短暂休息两个小时后,何鸿鹄一行开始了最后的冲顶。

雪坡、雪槽、雪岩冰岩混合地……从C4营地到珠峰顶,复杂的路况,加上感冒伴着体力消耗,何鸿鹄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已经分不清脸上流淌的到底是鼻涕还是眼泪,睫毛上结起的冰霜也成了前行的阻碍。时间仿佛变得缓慢,直至黑夜离去天色渐亮,何鸿鹄恍惚间以为即将要登顶,结果发现还差得远,前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山尖,而身体与精力均已要到达极限。她只能紧紧地抓住路绳,一直前行:“你不知道,一脚下去是冰是石头,还是空的。”

终于,当地时间5月15日上午8时30分,何鸿鹄站在了珠峰峰顶,实现了她登顶珠峰的梦想。

“感到死亡正在步步逼近”

“仿佛立于云层之上,云海就在眼前。四周绵延不断的山脉像是一片大海,然后白色的山尖一个个从云海中钻出来,阳光下山峰的影子像刀切一般的整齐。”登顶后何鸿鹄小心翼翼地踩在陡峭的雪地上,生怕踩空,“那种感觉美好又恐惧。”

然而仅仅在顶峰停留了10分钟后,何鸿鹄开始往下撤,因为下山比上山,更加危险。

高海拔山峰尤其是8000米以上山峰,险恶的环境和瞬息万变的天气,人稍一懈怠便可能危及生命。而此时,从C4营地到峰顶,何鸿鹄已经走了10多个小时,精疲力尽,氧气也所剩不多,要想活着回去,就要争分夺秒抢时间。

下撤途中,起风了,然而更可怕的是夏尔巴向导为她放在沿途的一瓶氧气被人拿走,“当时太可怕了,我一直在想如果脑部缺氧会发生怎样的情况,仿佛能感受到生命正在渐渐流失。”

何鸿鹄不敢停下,哪怕每走几步都要喘息很久也坚持往下撤,在经过一段横切冰壁时,何鸿鹄突然脚下一滑,额头一下就撞到旁边的岩石上,所幸她紧紧抓住路绳,才没有发生滑坠。

但此时,她明显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因为感冒,她喉咙发炎,而现在一口痰正卡在她的喉管处。怎么办?何鸿鹄摘下氧气面罩,跪在地上,拼命地咳着。她说不出话,胸口也仿佛被死死堵着。不敢想象倘若喉咙里的痰再咳不出,后果会怎样,死亡正在步步逼近,“在那漫长近10分钟里,我第一次感到了真正的恐惧。”何鸿鹄说。

所幸有惊无险,何鸿鹄顺利地将痰咳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身体有多么强大。”何鸿鹄回到大本营,终于能放肆地享受登顶后的喜悦。

得知何鸿鹄登顶成功,重庆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许世虎也联系上何鸿鹄,希望以其登顶珠峰为创作素材,用艺术的形式来还原登顶的艰险和珠峰美景,赞美永攀高峰的精神。

“想到攀登过程像极了人生”   

“登顶之路中因艰难险阻来临带来的崩溃绝望,决不放弃怀揣希望坚持攀登终于成功,这个过程像极了人生。”在何鸿鹄看来,登过一座山,就是见过一世人生。

爱上登山,对于何鸿鹄,源于一次偶然。

2004年,喜欢旅游、热衷驴行的何鸿鹄创办了一家艺术旅游公司,由于工作需要,她带队前往各地踩点。一次她受朋友邀约,攀登四姑娘山二峰。没想上到海拔4000多米处,一行人中只有她和另外3人没有出现高反,成功登顶。云海环绕,群山之中,金色的日光从远处升腾而来,壮阔、震撼,从此也在她心底种下一颗种子,“旅行有深度,而登山有高度,两者收获的美是不一样的。”

从此何鸿鹄就迷上了登山,但登山对于女性而言并不轻松。登山靴、氧气瓶、安全带、上升器、下降器、冰爪、冰镐……随身带的装备足足有10多斤。为了提升体能,何鸿鹄每周都会进行三到四次空手道训练,强化自己的肌肉。同时坚持跑步等有氧训练,增强心肺功能,甚至跑步训练时还会戴上减少氧气吸入的面罩,模拟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的状态,提高肺活量。

从2007年第一次登山到现在,她先后登顶了四川雀儿山、新疆慕士塔格峰,以及位于尼泊尔的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

而何鸿鹄的生活,也正如同登山一样曲折。何鸿鹄的公司创办前几年,做得风生水起,年利润可达几十万元。那时她瞄准全国市场想要扩大公司规模,可两年过去,当初借钱扩展的外地市场却并未达到预期,而此时重庆公司的客户又被以前的员工挖走大半,内外忧患的她,背负了上百万的债务。

“当时是满怀希望结果搞砸这件事情。”现在回忆起盲目进军全国市场的经历,何鸿鹄仍不忘打趣自己。她知道跌倒了,还得用力爬起。如同登山,不一定每次都能登顶,但总要拼尽全力。

一切从头再来!何鸿鹄重新开始创业,旅行出团需要8辆车,她能从早上一直打电话,忙到次日凌晨四点,短短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又正常去上班;带团去四川折多山,因为路面打滑车辆停下后再次起步总往后溜,她就找来车上的毛毯垫在车轮后,增加阻力。“车辆起步走了,毛毯却不敢留下,万一后面还用得着呢?我捡起毛毯,追着缓慢前行的车辆,然后抓住车门,跃上车。”身材娇小的何鸿鹄说着再创业时的艰难时,眼里写满了坚毅。

“她是一个有着执着精神的人。热爱什么就努力去做!”在朋友郭女士看来,像攀登需要长久的训练,必须坚持。何鸿鹄制定了计划就一定会去完成。同样,对工作,她也全身投入。

如今,公司的债务已还清,何鸿鹄仍然在做艺术旅游,对她而言,这既是事业,也是爱好。她说,目前公司已从最初的不足十人发展成50余人的团队。虽然创业中,还会有一个个困难,但何鸿鹄相信,如同登山,自己不一定是体力最好的,但一定是最有韧性的。在追梦路上,有坚持有付出,离“高峰”就不远了。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百姓故事|"鸿鹄"志在珠峰之巅 41岁女子成首位登顶珠峰的重庆女性

2019-09-20 00:00:00 来源: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9月20日0时讯(记者 刘艳/文 尹建红/图 受访者供图 主持/董进) 电影《攀登者》本月底将上映。影片故事改编自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的真实史实,传递着攀登精神。在重庆,也有一位热爱攀登的女子。从12年前开始接触登山,今年她终于成功登顶珠峰,成为首位登顶珠峰的重庆女性。

站在珠峰之巅,凛冽的寒风击打着氧气面罩下的脸庞,41岁的何鸿鹄眼里满是坚毅。极寒和疲惫的来袭,让她无暇尽享登峰的喜悦与自豪,停留10分钟后她赶紧下撤,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活着回去。

记者手记:登山之路,亦如生活,唯有坚持梦想,终将到达“高峰”。

“睡在每天都在移动的冰川上”

“还是决定上了,克服重重困难,3小时后凌晨2:00出发,如果顺利15日或者16日将登上珠峰之巅。”尼泊尔当地时间2019年5月11日23时许,何鸿鹄在位于尼泊尔的珠峰南坡大本营写下这样一条朋友圈。

初见何鸿鹄,已是她登顶珠峰归来。眼前的她化着淡妆,束着头发,身子娇小,一身休闲装打扮,很难想象她还曾先后登顶过四川雀儿山、新疆慕士塔格峰,以及位于尼泊尔的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

然而这条登顶路,却是荆棘遍布困难重重。珠峰海拔高,风大,天气多变。即使五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但最适合的“窗口期”也只有几天,各国登山队都集中在这段时间冲顶。

为了这次登山,早在一个月前,何鸿鹄就从重庆出发,经成都飞往尼泊尔,然后转乘直升机抵达海拔2840米的位于尼泊尔的卢卡拉机场。为了让身体逐步适应高海拔,她徒步进入珠峰地区,每天步行约七八个小时,走了六天,抵达海拔5364米的珠峰大本营。

“大本营是建在一个移动的冰川上,每个小时都在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冰裂、暗缝、雪崩……每天睡觉都听到帐外轰隆隆的声音,没有一天能睡踏实的。”这样的环境让何鸿鹄感到这次登山的凶险。

就这样,何鸿鹄经历了近一个月的适应性训练,5月12日凌晨,她跟随所在的川藏队出发,开始冲击顶峰,他们也是今年第一支出发的民间登山队。

“看到躺在雪地里的遇难者”

从大本营到C1营地,要经过十分破碎的昆布冰川,也被称之为“恐怖冰川”。这里冰裂缝深而且宽,很多地方都需要架设云梯才能过去。每走一步,何鸿鹄的心里都紧绷着,害怕一不小心掉进被冰雪掩盖起来的冰缝里,连尸体都找不到。

冲顶路上,她看到了躺在雪地里的遇难者遗体,“从他身边经过时,我心里很平静,也许是在险境中思考能更透彻。”何鸿鹄说,她一直记着登顶前发给女儿的信息:“我想好了,登顶排第二,安全回家陪你,排第一”。

不断向上,当地时间5月14日晚,登山队抵达海拔7950米的C4营地,短暂休息两个小时后,何鸿鹄一行开始了最后的冲顶。

雪坡、雪槽、雪岩冰岩混合地……从C4营地到珠峰顶,复杂的路况,加上感冒伴着体力消耗,何鸿鹄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已经分不清脸上流淌的到底是鼻涕还是眼泪,睫毛上结起的冰霜也成了前行的阻碍。时间仿佛变得缓慢,直至黑夜离去天色渐亮,何鸿鹄恍惚间以为即将要登顶,结果发现还差得远,前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山尖,而身体与精力均已要到达极限。她只能紧紧地抓住路绳,一直前行:“你不知道,一脚下去是冰是石头,还是空的。”

终于,当地时间5月15日上午8时30分,何鸿鹄站在了珠峰峰顶,实现了她登顶珠峰的梦想。

“感到死亡正在步步逼近”

“仿佛立于云层之上,云海就在眼前。四周绵延不断的山脉像是一片大海,然后白色的山尖一个个从云海中钻出来,阳光下山峰的影子像刀切一般的整齐。”登顶后何鸿鹄小心翼翼地踩在陡峭的雪地上,生怕踩空,“那种感觉美好又恐惧。”

然而仅仅在顶峰停留了10分钟后,何鸿鹄开始往下撤,因为下山比上山,更加危险。

高海拔山峰尤其是8000米以上山峰,险恶的环境和瞬息万变的天气,人稍一懈怠便可能危及生命。而此时,从C4营地到峰顶,何鸿鹄已经走了10多个小时,精疲力尽,氧气也所剩不多,要想活着回去,就要争分夺秒抢时间。

下撤途中,起风了,然而更可怕的是夏尔巴向导为她放在沿途的一瓶氧气被人拿走,“当时太可怕了,我一直在想如果脑部缺氧会发生怎样的情况,仿佛能感受到生命正在渐渐流失。”

何鸿鹄不敢停下,哪怕每走几步都要喘息很久也坚持往下撤,在经过一段横切冰壁时,何鸿鹄突然脚下一滑,额头一下就撞到旁边的岩石上,所幸她紧紧抓住路绳,才没有发生滑坠。

但此时,她明显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因为感冒,她喉咙发炎,而现在一口痰正卡在她的喉管处。怎么办?何鸿鹄摘下氧气面罩,跪在地上,拼命地咳着。她说不出话,胸口也仿佛被死死堵着。不敢想象倘若喉咙里的痰再咳不出,后果会怎样,死亡正在步步逼近,“在那漫长近10分钟里,我第一次感到了真正的恐惧。”何鸿鹄说。

所幸有惊无险,何鸿鹄顺利地将痰咳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身体有多么强大。”何鸿鹄回到大本营,终于能放肆地享受登顶后的喜悦。

得知何鸿鹄登顶成功,重庆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许世虎也联系上何鸿鹄,希望以其登顶珠峰为创作素材,用艺术的形式来还原登顶的艰险和珠峰美景,赞美永攀高峰的精神。

“想到攀登过程像极了人生”   

“登顶之路中因艰难险阻来临带来的崩溃绝望,决不放弃怀揣希望坚持攀登终于成功,这个过程像极了人生。”在何鸿鹄看来,登过一座山,就是见过一世人生。

爱上登山,对于何鸿鹄,源于一次偶然。

2004年,喜欢旅游、热衷驴行的何鸿鹄创办了一家艺术旅游公司,由于工作需要,她带队前往各地踩点。一次她受朋友邀约,攀登四姑娘山二峰。没想上到海拔4000多米处,一行人中只有她和另外3人没有出现高反,成功登顶。云海环绕,群山之中,金色的日光从远处升腾而来,壮阔、震撼,从此也在她心底种下一颗种子,“旅行有深度,而登山有高度,两者收获的美是不一样的。”

从此何鸿鹄就迷上了登山,但登山对于女性而言并不轻松。登山靴、氧气瓶、安全带、上升器、下降器、冰爪、冰镐……随身带的装备足足有10多斤。为了提升体能,何鸿鹄每周都会进行三到四次空手道训练,强化自己的肌肉。同时坚持跑步等有氧训练,增强心肺功能,甚至跑步训练时还会戴上减少氧气吸入的面罩,模拟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的状态,提高肺活量。

从2007年第一次登山到现在,她先后登顶了四川雀儿山、新疆慕士塔格峰,以及位于尼泊尔的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

而何鸿鹄的生活,也正如同登山一样曲折。何鸿鹄的公司创办前几年,做得风生水起,年利润可达几十万元。那时她瞄准全国市场想要扩大公司规模,可两年过去,当初借钱扩展的外地市场却并未达到预期,而此时重庆公司的客户又被以前的员工挖走大半,内外忧患的她,背负了上百万的债务。

“当时是满怀希望结果搞砸这件事情。”现在回忆起盲目进军全国市场的经历,何鸿鹄仍不忘打趣自己。她知道跌倒了,还得用力爬起。如同登山,不一定每次都能登顶,但总要拼尽全力。

一切从头再来!何鸿鹄重新开始创业,旅行出团需要8辆车,她能从早上一直打电话,忙到次日凌晨四点,短短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又正常去上班;带团去四川折多山,因为路面打滑车辆停下后再次起步总往后溜,她就找来车上的毛毯垫在车轮后,增加阻力。“车辆起步走了,毛毯却不敢留下,万一后面还用得着呢?我捡起毛毯,追着缓慢前行的车辆,然后抓住车门,跃上车。”身材娇小的何鸿鹄说着再创业时的艰难时,眼里写满了坚毅。

“她是一个有着执着精神的人。热爱什么就努力去做!”在朋友郭女士看来,像攀登需要长久的训练,必须坚持。何鸿鹄制定了计划就一定会去完成。同样,对工作,她也全身投入。

如今,公司的债务已还清,何鸿鹄仍然在做艺术旅游,对她而言,这既是事业,也是爱好。她说,目前公司已从最初的不足十人发展成50余人的团队。虽然创业中,还会有一个个困难,但何鸿鹄相信,如同登山,自己不一定是体力最好的,但一定是最有韧性的。在追梦路上,有坚持有付出,离“高峰”就不远了。

[责任编辑: 张骁]
精彩视频
网络民意桥,有事请吐槽热线:023-63080011
网友:缆车可观赏万州的全景,修建成本估计也比盘山公路低。

覃家岗街道办事处:开发商已破产,街道拟安装16盏太阳能路灯。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