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福民社区“四公”探索成效显著——“陌生人社区”变成“熟人社区”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让人们享受到更美好的生活,而大量涌入城区的人口也给社区管理带来了难度。如何破解社区治理难题?南岸区涂山镇福民社区探索创新“四公”模式,即立足公众协同、拓展公共空间、培育公共精神、做优公共服务,调动居民自治积极性,让“陌生人社区”逐渐成为了“熟人社区”。

南岸福民社区“四公”探索成效显著——“陌生人社区”变成“熟人社区”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20-08-11

首席记者 颜安  

福民社区社会组织开展少儿书法培训。(图片由福民社区提供)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让人们享受到更美好的生活,而大量涌入城区的人口也给社区管理带来了难度。

如何破解社区治理难题?南岸区涂山镇福民社区探索创新“四公”模式,即立足公众协同、拓展公共空间、培育公共精神、做优公共服务,调动居民自治积极性,让“陌生人社区”逐渐成为了“熟人社区”。

新社区就得用新办法

“我是从忠县搬来的,以前很长时间都和周围邻居互不认识,各进各家门少有往来。”8月4日,福民社区居民马建华谈起曾经缺失的人情味,叹了一口气。他是最早搬到这里的居民之一。

福民社区前身是涂山镇红星村,原住居民极少。大约10年前,城市化进程让红星村变了模样,一栋栋住宅楼拔地而起,迁入居民越来越多,红星村也变为了福民社区。

福民社区下辖53栋住宅楼和3栋写字楼,小区居民1.21万户,常住居民3万余人,其中75.8%来自其他区县,5.5%来自外省市。由于居民存在生活习惯、文化程度、年龄等方面的差异,社区管理难度特别大。

“居民尤其是城市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强,是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福民社区党委书记黄安强认为,与传统农村村落社区相比,现代社区缺乏血缘等联系纽带,与单位型社区相比,现代社区又缺乏业缘关系、邻里关系等支撑,简单来说现代社区就是“陌生人社区”。

为了将“陌生人社区”变为“熟人社区”,黄安强按照常规方式做过一些努力,比如召集居民开会议事、挨家挨户上门听取群众意见,但效果并不好,“要么会议室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要么我们主动上门就吃‘闭门羹’,社区极其缺乏凝聚力。”

一次次碰壁,让黄安强意识到,新社区就得用新办法。

社区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黄安强注意到,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从前几年的‘社区管理’,到如今的‘社区治理’,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反映出理念的转变,即实施主体的变化。”他说,原先社区的建设、管理,基本是政府主导;而今,基层党组织是领导核心,基层政府发挥主导作用,社区居民为主要参与者,社会组织、社工、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协同配合,社区治理正在向“共建共治共享”转变。

为此,福民社区探索出“四公”治理模式,简而言之,社区是大家的社区,社区的事情是大家的事情,大家的事情就应该协商着办。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怎么实施呢?黄安强决定先动员社区里的热心人,他最先想到的就是马建华,“老马,你的组织能力强,社区需要共建共治共享,但现在大家都不熟悉,干脆你先约些居民共同搞点活动,把大家组织起来。”

于是,爱好文艺的马建华自掏腰包买来音箱、麦克风等设备,和几个“舞友”拉起一支舞蹈队,“刚开始谁都不认识,我们只好一个个去问,愿不愿意加入。”马建华说。

渐渐地,加入的居民越来越多,马建华等人便成立起霜叶艺术团。现在,艺术团已发展到300多人,下设舞蹈队、模特队、乐器队、时装队等,成为了社区活动重要的组织平台。艺术团通过日常活动的开展,极大增进了居民间的感情。

对霜叶艺术团,社区也给予了极大支持。社区每年会通过公益站向艺术团购买演出服务,社区公共服务中心、社区书院等场所免费向艺术团开放,供他们日常排练、交流。

“如果仅凭居委会来管理,力量总是有限的。但是通过社会组织来凝聚居民,将社区管理和群众参与相结合,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黄安强说,如今在福民社区像霜叶艺术团这样的组织有40多个,这些组织在精神文化生活、矛盾纠纷调解、社区事务参与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陌生人”到亲如“一家人”

8月4日,重庆气温接近40℃,但福民社区公共服务中心却热闹非凡,教室里有的居民在排练舞蹈,有的在走着“猫步”,还有的在自编自导生活短剧……

“除了做好排练和演出工作外,在社区的领导下,我们也经常组织一些公益活动,比如说旧衣改造、手工编织、清洁卫生、书法培训等。”负责时装队训练的副团长张莉莎介绍,今年6月霜叶艺术团自发前往城口县高观镇义演,为当地村民们带去11个精彩节目,“大家住在贫困户家,自己做饭,还帮村民做农活,这个经历值得回忆。以前大家都不熟悉,现在却亲如一家人。”

居民们有了积极性,社区因势利导,健全居民代表大会、楼栋长会议等居民议事机制,凡是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问题,都依法通过居民大会或者居民代表大会讨论解决,让居民在自治实践中发挥主体作用,引导更多人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来。

社区外原本有一块空地,一直没有绿化。随着入住居民的增多,不断有人私自在此开荒种地,用农家肥种菜,臭气熏天,污水横流。

“我们召开居民议事会,将协调、宣传、疏导等工作交给居委会来处理;将平整土地等交给地块所属的南滨路管委会和镇政府处理;将清理菜苗、撤离菜圃设施等交由参与开荒的居民自行处理。”黄安强说,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所有菜圃全部撤离,镇政府还在这里种上了花草树木。随着环境的改善,来这里锻炼的人也多了,居民对此纷纷点赞。

近年来,福民社区共开展“众人议事”1265件,居民们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明显增强,社会组织的活力得到充分激发。2018年,福民社区的“四公”探索还获评了全国创新社会治理典型案例。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南岸福民社区“四公”探索成效显著——“陌生人社区”变成“熟人社区”

2020-08-11 06:57:12 来源: 0 条评论

首席记者 颜安  

福民社区社会组织开展少儿书法培训。(图片由福民社区提供)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让人们享受到更美好的生活,而大量涌入城区的人口也给社区管理带来了难度。

如何破解社区治理难题?南岸区涂山镇福民社区探索创新“四公”模式,即立足公众协同、拓展公共空间、培育公共精神、做优公共服务,调动居民自治积极性,让“陌生人社区”逐渐成为了“熟人社区”。

新社区就得用新办法

“我是从忠县搬来的,以前很长时间都和周围邻居互不认识,各进各家门少有往来。”8月4日,福民社区居民马建华谈起曾经缺失的人情味,叹了一口气。他是最早搬到这里的居民之一。

福民社区前身是涂山镇红星村,原住居民极少。大约10年前,城市化进程让红星村变了模样,一栋栋住宅楼拔地而起,迁入居民越来越多,红星村也变为了福民社区。

福民社区下辖53栋住宅楼和3栋写字楼,小区居民1.21万户,常住居民3万余人,其中75.8%来自其他区县,5.5%来自外省市。由于居民存在生活习惯、文化程度、年龄等方面的差异,社区管理难度特别大。

“居民尤其是城市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强,是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福民社区党委书记黄安强认为,与传统农村村落社区相比,现代社区缺乏血缘等联系纽带,与单位型社区相比,现代社区又缺乏业缘关系、邻里关系等支撑,简单来说现代社区就是“陌生人社区”。

为了将“陌生人社区”变为“熟人社区”,黄安强按照常规方式做过一些努力,比如召集居民开会议事、挨家挨户上门听取群众意见,但效果并不好,“要么会议室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要么我们主动上门就吃‘闭门羹’,社区极其缺乏凝聚力。”

一次次碰壁,让黄安强意识到,新社区就得用新办法。

社区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黄安强注意到,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从前几年的‘社区管理’,到如今的‘社区治理’,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反映出理念的转变,即实施主体的变化。”他说,原先社区的建设、管理,基本是政府主导;而今,基层党组织是领导核心,基层政府发挥主导作用,社区居民为主要参与者,社会组织、社工、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协同配合,社区治理正在向“共建共治共享”转变。

为此,福民社区探索出“四公”治理模式,简而言之,社区是大家的社区,社区的事情是大家的事情,大家的事情就应该协商着办。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怎么实施呢?黄安强决定先动员社区里的热心人,他最先想到的就是马建华,“老马,你的组织能力强,社区需要共建共治共享,但现在大家都不熟悉,干脆你先约些居民共同搞点活动,把大家组织起来。”

于是,爱好文艺的马建华自掏腰包买来音箱、麦克风等设备,和几个“舞友”拉起一支舞蹈队,“刚开始谁都不认识,我们只好一个个去问,愿不愿意加入。”马建华说。

渐渐地,加入的居民越来越多,马建华等人便成立起霜叶艺术团。现在,艺术团已发展到300多人,下设舞蹈队、模特队、乐器队、时装队等,成为了社区活动重要的组织平台。艺术团通过日常活动的开展,极大增进了居民间的感情。

对霜叶艺术团,社区也给予了极大支持。社区每年会通过公益站向艺术团购买演出服务,社区公共服务中心、社区书院等场所免费向艺术团开放,供他们日常排练、交流。

“如果仅凭居委会来管理,力量总是有限的。但是通过社会组织来凝聚居民,将社区管理和群众参与相结合,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黄安强说,如今在福民社区像霜叶艺术团这样的组织有40多个,这些组织在精神文化生活、矛盾纠纷调解、社区事务参与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陌生人”到亲如“一家人”

8月4日,重庆气温接近40℃,但福民社区公共服务中心却热闹非凡,教室里有的居民在排练舞蹈,有的在走着“猫步”,还有的在自编自导生活短剧……

“除了做好排练和演出工作外,在社区的领导下,我们也经常组织一些公益活动,比如说旧衣改造、手工编织、清洁卫生、书法培训等。”负责时装队训练的副团长张莉莎介绍,今年6月霜叶艺术团自发前往城口县高观镇义演,为当地村民们带去11个精彩节目,“大家住在贫困户家,自己做饭,还帮村民做农活,这个经历值得回忆。以前大家都不熟悉,现在却亲如一家人。”

居民们有了积极性,社区因势利导,健全居民代表大会、楼栋长会议等居民议事机制,凡是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问题,都依法通过居民大会或者居民代表大会讨论解决,让居民在自治实践中发挥主体作用,引导更多人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来。

社区外原本有一块空地,一直没有绿化。随着入住居民的增多,不断有人私自在此开荒种地,用农家肥种菜,臭气熏天,污水横流。

“我们召开居民议事会,将协调、宣传、疏导等工作交给居委会来处理;将平整土地等交给地块所属的南滨路管委会和镇政府处理;将清理菜苗、撤离菜圃设施等交由参与开荒的居民自行处理。”黄安强说,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所有菜圃全部撤离,镇政府还在这里种上了花草树木。随着环境的改善,来这里锻炼的人也多了,居民对此纷纷点赞。

近年来,福民社区共开展“众人议事”1265件,居民们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明显增强,社会组织的活力得到充分激发。2018年,福民社区的“四公”探索还获评了全国创新社会治理典型案例。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