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快跑
肖小红闭上眼,做了一次深呼吸。她戴着眼罩,弯腰站在100米起跑线上,屏息凝视前方,手腕通过一根红色手链跟身旁的领跑员紧紧相连。听见枪声一响,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她拼命往前奔跑,脚步敏捷又稳健,像一阵风刮过。

小红快跑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20-10-15

重庆晨报-小红快跑

在引导员的带领下,盲人运动员参与100米跑比赛。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 摄

在引导员的带领下,盲人运动员参与100米跑比赛。

肖小红闭上眼,做了一次深呼吸。她戴着眼罩,弯腰站在100米起跑线上,屏息凝视前方,手腕通过一根红色手链跟身旁的领跑员紧紧相连。听见枪声一响,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她拼命往前奔跑,脚步敏捷又稳健,像一阵风刮过。

看台上沉寂了一秒,随即迸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经久不息——这是送给奔跑的视障学生运动员的敬意。

10月13日—16日,由市教委和市体育局主办的重庆市2020年中学生田径锦标赛在江津区体育场举行,首次将残疾人纳入赛事,设置了听力、智力、视力残疾三个类别。

这次,残疾孩子和健全孩子站在了同一赛场上,是一次历史性突破。

看不见路,但她依然喜欢奔跑

肖小红蹲下身,再次系紧了鞋带。鞋面有红白相间的可爱条纹,是她去年到国外参加拉拉操比赛时获赠的。上脚柔软,跑起来更有力,她特别喜欢,平时舍不得穿,藏在柜子里,只有重要的日子才拿出来。

21岁的肖小红是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职高三年级学生,她最喜欢的运动就是跑步,为什么会喜欢?她歪着头想了想:“跑步时感觉很自由,就像在云中飞翔……”

在学校的彩虹操场上,常可看到这个娇小的身影在奔跑。她喜欢听风声在耳畔呼呼作响,将全世界都抛至脑后。

肖小红个子不高,但爆发力很强。她参加过2017年全国残疾人锦标赛青少年组400米比赛,拿到了金牌,当时还在发高烧,依然咬着牙冲刺。她喜欢冲过终点那一瞬间的感觉,喜欢站在领奖台上时听到的掌声,她在跑步中发现了另外一个自己。

不过那次比赛后,赛场似乎离她渐渐远了。念书、学推拿,她得多学一些实用技能,未来才好找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

这次可以参加全市中学生田径锦标赛,肖小红心里那个运动员的梦又开始萌动。可以重新站上赛场了,还能和全市高手同场竞技!近两个月,她每天都会训练一两个小时。

肖小红默默做了打算:好好训练,争取能选拔进入明年的全运会,再去考大专,继续念书,未来从事儿科推拿的工作。

站在赛场上,肖小红心里很清楚自己和普通选手的差距。但这个要强的姑娘坚信,只要跑得再快一点,再努力一点,就能尽量缩小这个差距。

既然来了,就要努力跑到最快

夜跑对于初三学生蓝生航来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有烦恼的时候,学习压力大的时候,他都习惯到操场跑上几圈。特别在是夜晚,万籁俱静,迈开腿,甩开膀子,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晚上看不清路,不过对他来说没有影响,凭着感觉和声音,他照样跑得很稳。

16岁的蒋雯雯原本想考北京艺术学院,甚至在网上找好了心仪的导师——这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喜爱艺术,有一个演员梦。然而先天性眼底黄斑病变使得她的视力不断下降,渐渐眼前模糊一片,跟不上普通课程。今年新学期,她不得已从普通学校转到了特殊学校,不过她发现,这里依然有很广阔的天空,她可以继续弹奏喜欢的钢琴、小提琴,跳拉丁舞,看不清楚的世界依然绚烂。她说,参加比赛纯属爱好,并没有想过要拿多少名次,但既然参加了,就要努力跑到最快。

18岁的龙杰是个跑步的好苗子,他的视力在几个选手中算是最好的,但依然要把手机凑到鼻尖才能看到。他站在看台上,用手机录下其他健全孩子在跑道上角逐的画面,他说,可以回家放大了慢慢看,学习他人之长。

付出更多,也阻挡不了这份热爱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体育老师、教练姜舟从事特殊体育教育工作已有六年。他欣喜地看到,这群特殊的孩子对运动的热爱和全力以赴,也深知他们付出更多。

姜舟说,孩子们由于视力障碍,和普通孩子相比,对动作的感知不一样。比如一个普通的侧平举动作,普通孩子抬起手是件简单的事,而视障孩子就往往不知抬起手应该放在哪个位置。这时,就须由老师先做,让学生摸着自己的手臂,模仿着做,然后再进行纠正。

健全学生的热身、集训,看一眼就能做,而这些学生就只能由姜舟全程带着。好在,姜舟发现,学生们是发自内心喜欢跑步,训练再艰苦,脸上也总是带着笑容。“视障孩子考大学,无法报考体育类高校,他们从事体育并不能为他们的学业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但很多人只是单纯地希望证明自己不比普通孩子差。”

姜舟认为这次田径锦标赛对普通学校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比赛,代表了全市中学生最高水平,对于能够第一次参与的视障孩子更是珍贵。“他们比赛经验太少,能够与全市最高水平的学生运动员一起比赛,会是一次成长,也会受到冲击,可以看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看到真正的田径比赛是什么样的。”

快上场了,姜舟轻松地跟每个队员说笑缓解紧张情绪,鼓励不要怯场,“跑多长时间不重要,是一次难得的历练。全力去跑就好,孩子们!”

运动场上,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你可能会好奇:普通人闭着眼睛走路都容易走偏,何况快速奔跑?其实,视障短跑比赛有着自己的特殊性——运动员在场上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每一名视障运动员身旁,都有一位健全的引导员,相当于运动员的“眼睛”,引导他们向终点进发。两人之间,靠一根布绳连接,绳子两头分别套在二人的手上。起跑枪响后,引导员带着运动员一起向前跑。

26岁的体育老师黄秋就是这些视障孩子的“眼睛”。她作为领跑员之一,两周前开始与运动员磨合,以前习惯了一个人跑,现在必须配合着这些小运动员的步伐和动作,需要一定默契。为了当好他们的“眼睛”,黄秋也一次次站在起跑线上,配合他们的节奏迈动脚步。

“我愿意带着孩子们一起跑,其实,也是他们在带着我。”黄秋笑眯眯地说。

比赛前几天,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师特地亲手编织了鲜红色领跑手环,打上漂亮的蝴蝶结,为运动员们打气。

同一赛场,他们一样非常出彩

江津聚奎中学体育尖子生李可亮在看台上有些激动,他上午参加了正常组别的比赛,下午特意留下来观看了残疾人比赛,第一次看到这些特殊的小伙伴同场竞技,感到佩服:“他们真是不容易,而且跟其他运动员一样棒!”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校长李龙梅早早来到赛场等候,给孩子们加油。“比赛结果其实并不重要。”她说。

这次比赛,共有来自我市30多个区县的34所特殊教育学校的特殊学生运动员和健全孩子一起参赛,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也实现了李龙梅坚持的:参与、平等、共享。她期待的平等,是社会把这群特殊的学生当成正常学生看待。她认为,特殊教育学校承担的使命也是让孩子离开学校后,可以回归到正常轨道,像普通人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工作。而主流社会也要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

比赛前,教练担心视障孩子们对外界环境嘈杂不习惯,跑道也比自己的学校跑道长很多,提前带着他们适应场地。李龙梅问孩子们害怕吗,他们清脆地回答:“没有!”在标准体育场内,和同龄人一起,他们没有胆怯,开心地笑着,欣喜地触摸青翠的球场草坪和漂亮的标准跑道。“我们不想修一座围墙把他们保护起来,而是鼓励让他们勇敢地迈出脚步,虽艰难但坚定地走入和我们同样一片天空。”

据了解,这次参加比赛的视障运动员主要是二、三级低视力障碍,他们有的眼前是混沌的影像,有的可以勉强看得到跑道,但视力比起普通人依然要差很多。听力残疾组主要参加100、200、400米、跳远、跳高,智力残疾组参加400米和跳远。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小红快跑

2020-10-15 09:54:49 来源: 0 条评论

重庆晨报-小红快跑

在引导员的带领下,盲人运动员参与100米跑比赛。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 摄

在引导员的带领下,盲人运动员参与100米跑比赛。

肖小红闭上眼,做了一次深呼吸。她戴着眼罩,弯腰站在100米起跑线上,屏息凝视前方,手腕通过一根红色手链跟身旁的领跑员紧紧相连。听见枪声一响,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她拼命往前奔跑,脚步敏捷又稳健,像一阵风刮过。

看台上沉寂了一秒,随即迸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经久不息——这是送给奔跑的视障学生运动员的敬意。

10月13日—16日,由市教委和市体育局主办的重庆市2020年中学生田径锦标赛在江津区体育场举行,首次将残疾人纳入赛事,设置了听力、智力、视力残疾三个类别。

这次,残疾孩子和健全孩子站在了同一赛场上,是一次历史性突破。

看不见路,但她依然喜欢奔跑

肖小红蹲下身,再次系紧了鞋带。鞋面有红白相间的可爱条纹,是她去年到国外参加拉拉操比赛时获赠的。上脚柔软,跑起来更有力,她特别喜欢,平时舍不得穿,藏在柜子里,只有重要的日子才拿出来。

21岁的肖小红是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职高三年级学生,她最喜欢的运动就是跑步,为什么会喜欢?她歪着头想了想:“跑步时感觉很自由,就像在云中飞翔……”

在学校的彩虹操场上,常可看到这个娇小的身影在奔跑。她喜欢听风声在耳畔呼呼作响,将全世界都抛至脑后。

肖小红个子不高,但爆发力很强。她参加过2017年全国残疾人锦标赛青少年组400米比赛,拿到了金牌,当时还在发高烧,依然咬着牙冲刺。她喜欢冲过终点那一瞬间的感觉,喜欢站在领奖台上时听到的掌声,她在跑步中发现了另外一个自己。

不过那次比赛后,赛场似乎离她渐渐远了。念书、学推拿,她得多学一些实用技能,未来才好找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

这次可以参加全市中学生田径锦标赛,肖小红心里那个运动员的梦又开始萌动。可以重新站上赛场了,还能和全市高手同场竞技!近两个月,她每天都会训练一两个小时。

肖小红默默做了打算:好好训练,争取能选拔进入明年的全运会,再去考大专,继续念书,未来从事儿科推拿的工作。

站在赛场上,肖小红心里很清楚自己和普通选手的差距。但这个要强的姑娘坚信,只要跑得再快一点,再努力一点,就能尽量缩小这个差距。

既然来了,就要努力跑到最快

夜跑对于初三学生蓝生航来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有烦恼的时候,学习压力大的时候,他都习惯到操场跑上几圈。特别在是夜晚,万籁俱静,迈开腿,甩开膀子,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晚上看不清路,不过对他来说没有影响,凭着感觉和声音,他照样跑得很稳。

16岁的蒋雯雯原本想考北京艺术学院,甚至在网上找好了心仪的导师——这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喜爱艺术,有一个演员梦。然而先天性眼底黄斑病变使得她的视力不断下降,渐渐眼前模糊一片,跟不上普通课程。今年新学期,她不得已从普通学校转到了特殊学校,不过她发现,这里依然有很广阔的天空,她可以继续弹奏喜欢的钢琴、小提琴,跳拉丁舞,看不清楚的世界依然绚烂。她说,参加比赛纯属爱好,并没有想过要拿多少名次,但既然参加了,就要努力跑到最快。

18岁的龙杰是个跑步的好苗子,他的视力在几个选手中算是最好的,但依然要把手机凑到鼻尖才能看到。他站在看台上,用手机录下其他健全孩子在跑道上角逐的画面,他说,可以回家放大了慢慢看,学习他人之长。

付出更多,也阻挡不了这份热爱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体育老师、教练姜舟从事特殊体育教育工作已有六年。他欣喜地看到,这群特殊的孩子对运动的热爱和全力以赴,也深知他们付出更多。

姜舟说,孩子们由于视力障碍,和普通孩子相比,对动作的感知不一样。比如一个普通的侧平举动作,普通孩子抬起手是件简单的事,而视障孩子就往往不知抬起手应该放在哪个位置。这时,就须由老师先做,让学生摸着自己的手臂,模仿着做,然后再进行纠正。

健全学生的热身、集训,看一眼就能做,而这些学生就只能由姜舟全程带着。好在,姜舟发现,学生们是发自内心喜欢跑步,训练再艰苦,脸上也总是带着笑容。“视障孩子考大学,无法报考体育类高校,他们从事体育并不能为他们的学业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但很多人只是单纯地希望证明自己不比普通孩子差。”

姜舟认为这次田径锦标赛对普通学校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比赛,代表了全市中学生最高水平,对于能够第一次参与的视障孩子更是珍贵。“他们比赛经验太少,能够与全市最高水平的学生运动员一起比赛,会是一次成长,也会受到冲击,可以看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看到真正的田径比赛是什么样的。”

快上场了,姜舟轻松地跟每个队员说笑缓解紧张情绪,鼓励不要怯场,“跑多长时间不重要,是一次难得的历练。全力去跑就好,孩子们!”

运动场上,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你可能会好奇:普通人闭着眼睛走路都容易走偏,何况快速奔跑?其实,视障短跑比赛有着自己的特殊性——运动员在场上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每一名视障运动员身旁,都有一位健全的引导员,相当于运动员的“眼睛”,引导他们向终点进发。两人之间,靠一根布绳连接,绳子两头分别套在二人的手上。起跑枪响后,引导员带着运动员一起向前跑。

26岁的体育老师黄秋就是这些视障孩子的“眼睛”。她作为领跑员之一,两周前开始与运动员磨合,以前习惯了一个人跑,现在必须配合着这些小运动员的步伐和动作,需要一定默契。为了当好他们的“眼睛”,黄秋也一次次站在起跑线上,配合他们的节奏迈动脚步。

“我愿意带着孩子们一起跑,其实,也是他们在带着我。”黄秋笑眯眯地说。

比赛前几天,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师特地亲手编织了鲜红色领跑手环,打上漂亮的蝴蝶结,为运动员们打气。

同一赛场,他们一样非常出彩

江津聚奎中学体育尖子生李可亮在看台上有些激动,他上午参加了正常组别的比赛,下午特意留下来观看了残疾人比赛,第一次看到这些特殊的小伙伴同场竞技,感到佩服:“他们真是不容易,而且跟其他运动员一样棒!”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校长李龙梅早早来到赛场等候,给孩子们加油。“比赛结果其实并不重要。”她说。

这次比赛,共有来自我市30多个区县的34所特殊教育学校的特殊学生运动员和健全孩子一起参赛,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也实现了李龙梅坚持的:参与、平等、共享。她期待的平等,是社会把这群特殊的学生当成正常学生看待。她认为,特殊教育学校承担的使命也是让孩子离开学校后,可以回归到正常轨道,像普通人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工作。而主流社会也要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

比赛前,教练担心视障孩子们对外界环境嘈杂不习惯,跑道也比自己的学校跑道长很多,提前带着他们适应场地。李龙梅问孩子们害怕吗,他们清脆地回答:“没有!”在标准体育场内,和同龄人一起,他们没有胆怯,开心地笑着,欣喜地触摸青翠的球场草坪和漂亮的标准跑道。“我们不想修一座围墙把他们保护起来,而是鼓励让他们勇敢地迈出脚步,虽艰难但坚定地走入和我们同样一片天空。”

据了解,这次参加比赛的视障运动员主要是二、三级低视力障碍,他们有的眼前是混沌的影像,有的可以勉强看得到跑道,但视力比起普通人依然要差很多。听力残疾组主要参加100、200、400米、跳远、跳高,智力残疾组参加400米和跳远。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