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土坡”的归去来
两棵水桶粗的香樟树亭亭如盖,绿荫覆盖着大半个院落。院子里,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姑娘追着小狗满院子跑,逗得树下的几位银发老人哈哈笑。

“花土坡”的归去来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20-12-18

叶代军在自家院坝向记者讲述“花土坡”的变化,说到开心处笑眯了眼,旁边抱着孙女的老伴也捂嘴笑开了。记者 罗芸 摄视觉重庆

两棵水桶粗的香樟树亭亭如盖,绿荫覆盖着大半个院落。院子里,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姑娘追着小狗满院子跑,逗得树下的几位银发老人哈哈笑。

这个绿树环绕、能三面远眺百亩桃林的小院子,处在一个小山顶上,是沙坪坝区歌乐山街道歌乐村红庙组,小地名叫“花土坡”。

“原来花土坡是全街道全村最恼火的地方,不但贫穷,而且偏远,‘花土坡’被人叫成‘荒土坡’。”12月14日,院子的主人叶代军自豪地对重庆日报记者说,“就这五六年,因为发展观光旅游,发展养老产业,周围一年四季树常绿,花常开,‘荒土坡’才又变回了‘花土坡’!”

“最差莫过花土坡,道路不通穷窝窝。”说起以前,叶代军皱起了眉头:花土坡地处歌乐山山脊上,人均只有0.3亩土地;远离主干道,1999年机耕道才通进红庙小组居民最集中的院子。

当时连接花土坡和主马路的,是条半米宽的小路。其中靠山崖的路段,最窄的地方只有脚板宽。一下雨,大家只能一步三滑地“下坡”,每年总有好几个人在这条路上摔伤。

叶代军年轻时是菜农。“说起来造孽,千辛万苦种出来的菜要卖出去,全靠背。”叶代军叹气。夏天,叶代军和妻子李全珍把水灵灵的菜要背到1公里外的主公路边,得翻过山崖、走下花土坡,再搭车。这时菜已经蔫巴巴的了,卖相比别家差上一截——不用说,卖价也少了许多。

由于交通不便、产业发展迟滞,2000年左右,叶代军夫妇像许多村民一样外出务工。花土坡的土地渐渐闲置,真成了“荒土坡”。

转折来自2009年。新一届村支两委领导班子认为:歌乐山是主城四大“肺叶”之一,如果继续发展有一定污染的工业,肯定没出路,不如趁早转型发展绿色产业。经过调研后,位于歌乐村西部的红庙等3个村民小组,被确定为生态农业园区。

2012年,村里成立集体经济组织,流转了这3个社的近400亩土地种植红花桃——“荒土坡”又变回“花土坡”,园区公路也像毛细血管一样不断延伸。

这个以花土坡为核心的重庆农业园区,被命名为“颐麓欢歌”。2014年桃花盛开之际,有上万市民前来观赏。

开始的时候,有游客到叶代军家里找饭吃。2015年,颐麓欢歌举办首届赏花节。叶代军干脆就在自己修的支马路与园区路交汇处挂出“豆花饭”的招牌。一时间,生意超好。

花土坡地势较高,可将桃园尽收眼底。看到发展旅游有“钱景”,这年花季一过,叶代军就借了10万元,将原来五六十平方米的条石房子砌高一层,扩宽了厨房。

“第二年春天,来吃饭的人就没‘断过线’,周末一天要接待近两百人。一到饭点,整个坝子挤满了人。”叶代军高兴地回忆。为了备足饭菜,他和妻子凌晨两三点就起床,并聘请三四位村民来帮忙。到下午两三点,仍有游客上门来吃饭,他却只能遗憾地告知:菜渣渣都没得了!

仅仅两年时间,叶代军就还完了修房的贷款,开起了农家乐。

“我们觉得赚钱还有空间。”叶代军说,农家乐的旺季主要是每年赏花和采果两季,收入不错,但淡旺不均。“得把淡季也利用起来才划算。”叶代军盘算。

健康养老产业,是歌乐山街道利用生态资源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2018年,叶代军在考察了周边一些养老院后,把农家乐的房子改造成配有卫生间的标间,5个房间可以供10位老人常住。包吃包住,每月1500元。

“这里山清水秀,性价比也高。”今年82岁的庾耀文老人是九龙坡区一位退休干部。她坐在藤椅上,笑呵呵地看着叶代军的小孙女和小狗一起嬉戏。“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沿着园区路散步,看桃树、看远山、摆龙门阵,安逸惨了!”庾耀文说。

“现在,再也没人叫花土坡为‘荒土坡’了!”叶代军对花土坡的名字能够“回来”,感到很自豪。

重庆日报记者 蔡正奋 罗芸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花土坡”的归去来

2020-12-18 06:30:42 来源: 0 条评论

叶代军在自家院坝向记者讲述“花土坡”的变化,说到开心处笑眯了眼,旁边抱着孙女的老伴也捂嘴笑开了。记者 罗芸 摄视觉重庆

两棵水桶粗的香樟树亭亭如盖,绿荫覆盖着大半个院落。院子里,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姑娘追着小狗满院子跑,逗得树下的几位银发老人哈哈笑。

这个绿树环绕、能三面远眺百亩桃林的小院子,处在一个小山顶上,是沙坪坝区歌乐山街道歌乐村红庙组,小地名叫“花土坡”。

“原来花土坡是全街道全村最恼火的地方,不但贫穷,而且偏远,‘花土坡’被人叫成‘荒土坡’。”12月14日,院子的主人叶代军自豪地对重庆日报记者说,“就这五六年,因为发展观光旅游,发展养老产业,周围一年四季树常绿,花常开,‘荒土坡’才又变回了‘花土坡’!”

“最差莫过花土坡,道路不通穷窝窝。”说起以前,叶代军皱起了眉头:花土坡地处歌乐山山脊上,人均只有0.3亩土地;远离主干道,1999年机耕道才通进红庙小组居民最集中的院子。

当时连接花土坡和主马路的,是条半米宽的小路。其中靠山崖的路段,最窄的地方只有脚板宽。一下雨,大家只能一步三滑地“下坡”,每年总有好几个人在这条路上摔伤。

叶代军年轻时是菜农。“说起来造孽,千辛万苦种出来的菜要卖出去,全靠背。”叶代军叹气。夏天,叶代军和妻子李全珍把水灵灵的菜要背到1公里外的主公路边,得翻过山崖、走下花土坡,再搭车。这时菜已经蔫巴巴的了,卖相比别家差上一截——不用说,卖价也少了许多。

由于交通不便、产业发展迟滞,2000年左右,叶代军夫妇像许多村民一样外出务工。花土坡的土地渐渐闲置,真成了“荒土坡”。

转折来自2009年。新一届村支两委领导班子认为:歌乐山是主城四大“肺叶”之一,如果继续发展有一定污染的工业,肯定没出路,不如趁早转型发展绿色产业。经过调研后,位于歌乐村西部的红庙等3个村民小组,被确定为生态农业园区。

2012年,村里成立集体经济组织,流转了这3个社的近400亩土地种植红花桃——“荒土坡”又变回“花土坡”,园区公路也像毛细血管一样不断延伸。

这个以花土坡为核心的重庆农业园区,被命名为“颐麓欢歌”。2014年桃花盛开之际,有上万市民前来观赏。

开始的时候,有游客到叶代军家里找饭吃。2015年,颐麓欢歌举办首届赏花节。叶代军干脆就在自己修的支马路与园区路交汇处挂出“豆花饭”的招牌。一时间,生意超好。

花土坡地势较高,可将桃园尽收眼底。看到发展旅游有“钱景”,这年花季一过,叶代军就借了10万元,将原来五六十平方米的条石房子砌高一层,扩宽了厨房。

“第二年春天,来吃饭的人就没‘断过线’,周末一天要接待近两百人。一到饭点,整个坝子挤满了人。”叶代军高兴地回忆。为了备足饭菜,他和妻子凌晨两三点就起床,并聘请三四位村民来帮忙。到下午两三点,仍有游客上门来吃饭,他却只能遗憾地告知:菜渣渣都没得了!

仅仅两年时间,叶代军就还完了修房的贷款,开起了农家乐。

“我们觉得赚钱还有空间。”叶代军说,农家乐的旺季主要是每年赏花和采果两季,收入不错,但淡旺不均。“得把淡季也利用起来才划算。”叶代军盘算。

健康养老产业,是歌乐山街道利用生态资源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2018年,叶代军在考察了周边一些养老院后,把农家乐的房子改造成配有卫生间的标间,5个房间可以供10位老人常住。包吃包住,每月1500元。

“这里山清水秀,性价比也高。”今年82岁的庾耀文老人是九龙坡区一位退休干部。她坐在藤椅上,笑呵呵地看着叶代军的小孙女和小狗一起嬉戏。“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沿着园区路散步,看桃树、看远山、摆龙门阵,安逸惨了!”庾耀文说。

“现在,再也没人叫花土坡为‘荒土坡’了!”叶代军对花土坡的名字能够“回来”,感到很自豪。

重庆日报记者 蔡正奋 罗芸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