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腾大战”再起硝烟 飞书一周两次“控诉”微信
11日,飞书通过官方账号针对“飞书系列产品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一事发文。飞书称,最近,通过部分媒体关注到了飞书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的事实。截至目前,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飞书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但未果。

“头腾大战”再起硝烟 飞书一周两次“控诉”微信

来源:华龙网-重庆商报2021-01-13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

11日,飞书通过官方账号针对“飞书系列产品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一事发文。飞书称,最近,通过部分媒体关注到了飞书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的事实。截至目前,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飞书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但未果。

而就在几天前的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就炮轰微信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并对腾讯依赖垄断地位封杀飞书伤及企业用户体验的做法表示不认可。

飞书“控诉”遭微信不合理限制

11日,飞书官方账号发文称,最近部分媒体关注到了飞书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的事实。截至目前,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我们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发现根本无法联系上。

此外,有网友反馈,在腾讯新闻APP内,相关媒体报道的分享转发按钮彻底消失了。而在腾讯新闻内搜索“腾讯封禁飞书”,其资讯页搜索结果不会出现相关新闻报道。飞书希望腾讯新闻作为一个新闻平台,能够公平、公正、客观地呈现报道,停止干预舆论传播秩序。

几天前,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也就此事炮轰微信。1月7日下午,谢欣发文称,微信开放平台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包括“飞书”、“飞书会议”和“飞书文档”等。谢欣称,由于微信开放平台的不开放,“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个月了。在这个过程中,腾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和理由,只是说“此应用在安全审核中”。

谢欣还介绍,从2020年初,飞书宣布为中小企业提供三年免费服务以来,腾讯微信就开始无理由地全面封杀飞书。“我们尊重腾讯在社交领域拥有的绝对市场地位和影响力,但对于‘微信开放平台针对飞书不开放’,并且依赖垄断地位封杀飞书伤及企业用户体验的做法不认可。”对于飞书的两次喊话,腾讯方面到目前还没有官方回应。

天眼查资料显示,飞书成立于2016年,2018年2月27日,字节跳动收购了飞书,飞书属性上类似“钉钉”和“企业微信”等。

“头腾大战”延伸至多个领域

记者观察到,双方的交锋始于2018年。当年的6月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同一时间,字节跳动也以相同的缘由,将腾讯诉之于法庭。

在腾讯主要业务之一的游戏领域,字节跳动也在2018年布局,并于当年6~7月,分别在今日头条、抖音上线了游戏账号。

2019年7月,腾讯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为由,将头条系告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申请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穿越火线》游戏的内容。接下来半年,腾讯连续申请了7项针对字节跳动系产品的游戏直播禁令。最终法院认定,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的游戏内容。

字节跳动继续深入游戏领域。2020年,字节跳动不仅成立了单独的游戏部门,还由原战略部高管严授负责重度游戏业务,并在1个月后获得了第一个游戏版号。在2020年之前,字节跳动还通过并购的方式,买入了三家游戏开发公司。

目前,字节跳动和腾讯已在短视频、社交、游戏等多个领域“交火”,可谓硝烟四起。

两巨头打架 用户最遭殃

巨头打架,其实最受影响的还是用户。有用户表示,当用飞书发起一个视频会议,会议邀请却无法通过微信分享给同事,“受影响的还是我们用户呀”。

还有网友表示,希望下次面对竞争时,我们能看到两个巨头能“光明磊落”面对彼此,而不是通过私底下的“强制安装”小动作,或者封杀对方,让用户不得不“二选一”。这样的相互竞争,没有体现互联网的“开放精神”,也并未给用户带来利益。

商报记者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网友对此事的评论大致可以分为两派:一派挺飞书,一派挺腾讯。

微博上,“字节跳动称腾讯封禁飞书系列产品”这一话题阅读量已上亿。有网友认为,腾讯有自己的审核流程、评判规则,字节跳动想上线小程序,要遵从平台的标准。

参与讨论的网友还表示,微信作为一个开放平台,其实是没有权利拒绝和封禁其他产品的,但如果因为第三方是腾讯的竞争对手,就对其封杀,不让其通过小程序拿到流量,则已经涉嫌垄断。

微信恐涉嫌商业垄断?

2020年11月10日,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引导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促进线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在此背景下,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纷争更加引人关注。“腾讯和字节跳动存在业务竞争关系,腾讯微信通过技术手段屏蔽飞书链接的做法是否涉嫌垄断,主要取决于几个方面。”北京斐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周照峰对商报记者表示。据悉,周照峰是最早展开中国反垄断法研究和实务的中国律师之一。他指出,如果要起诉腾讯此举是商业垄断,有难度。

周照峰说,我国《反垄断法》对市场支配地位推定制度及其适用原则作了规定。该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而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

“只有认定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才能认定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在此之前,首先需要界定相关市场,包括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周照峰补充说,如果微信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则其屏蔽飞书的做法属于拒绝交易。然后,还需要判断此举是否有正当理由,只有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才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违法行为。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头腾大战”再起硝烟 飞书一周两次“控诉”微信

2021-01-13 06:57:29 来源: 0 条评论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

11日,飞书通过官方账号针对“飞书系列产品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一事发文。飞书称,最近,通过部分媒体关注到了飞书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的事实。截至目前,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飞书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但未果。

而就在几天前的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就炮轰微信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并对腾讯依赖垄断地位封杀飞书伤及企业用户体验的做法表示不认可。

飞书“控诉”遭微信不合理限制

11日,飞书官方账号发文称,最近部分媒体关注到了飞书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的事实。截至目前,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我们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发现根本无法联系上。

此外,有网友反馈,在腾讯新闻APP内,相关媒体报道的分享转发按钮彻底消失了。而在腾讯新闻内搜索“腾讯封禁飞书”,其资讯页搜索结果不会出现相关新闻报道。飞书希望腾讯新闻作为一个新闻平台,能够公平、公正、客观地呈现报道,停止干预舆论传播秩序。

几天前,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也就此事炮轰微信。1月7日下午,谢欣发文称,微信开放平台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包括“飞书”、“飞书会议”和“飞书文档”等。谢欣称,由于微信开放平台的不开放,“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个月了。在这个过程中,腾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和理由,只是说“此应用在安全审核中”。

谢欣还介绍,从2020年初,飞书宣布为中小企业提供三年免费服务以来,腾讯微信就开始无理由地全面封杀飞书。“我们尊重腾讯在社交领域拥有的绝对市场地位和影响力,但对于‘微信开放平台针对飞书不开放’,并且依赖垄断地位封杀飞书伤及企业用户体验的做法不认可。”对于飞书的两次喊话,腾讯方面到目前还没有官方回应。

天眼查资料显示,飞书成立于2016年,2018年2月27日,字节跳动收购了飞书,飞书属性上类似“钉钉”和“企业微信”等。

“头腾大战”延伸至多个领域

记者观察到,双方的交锋始于2018年。当年的6月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同一时间,字节跳动也以相同的缘由,将腾讯诉之于法庭。

在腾讯主要业务之一的游戏领域,字节跳动也在2018年布局,并于当年6~7月,分别在今日头条、抖音上线了游戏账号。

2019年7月,腾讯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为由,将头条系告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申请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穿越火线》游戏的内容。接下来半年,腾讯连续申请了7项针对字节跳动系产品的游戏直播禁令。最终法院认定,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的游戏内容。

字节跳动继续深入游戏领域。2020年,字节跳动不仅成立了单独的游戏部门,还由原战略部高管严授负责重度游戏业务,并在1个月后获得了第一个游戏版号。在2020年之前,字节跳动还通过并购的方式,买入了三家游戏开发公司。

目前,字节跳动和腾讯已在短视频、社交、游戏等多个领域“交火”,可谓硝烟四起。

两巨头打架 用户最遭殃

巨头打架,其实最受影响的还是用户。有用户表示,当用飞书发起一个视频会议,会议邀请却无法通过微信分享给同事,“受影响的还是我们用户呀”。

还有网友表示,希望下次面对竞争时,我们能看到两个巨头能“光明磊落”面对彼此,而不是通过私底下的“强制安装”小动作,或者封杀对方,让用户不得不“二选一”。这样的相互竞争,没有体现互联网的“开放精神”,也并未给用户带来利益。

商报记者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网友对此事的评论大致可以分为两派:一派挺飞书,一派挺腾讯。

微博上,“字节跳动称腾讯封禁飞书系列产品”这一话题阅读量已上亿。有网友认为,腾讯有自己的审核流程、评判规则,字节跳动想上线小程序,要遵从平台的标准。

参与讨论的网友还表示,微信作为一个开放平台,其实是没有权利拒绝和封禁其他产品的,但如果因为第三方是腾讯的竞争对手,就对其封杀,不让其通过小程序拿到流量,则已经涉嫌垄断。

微信恐涉嫌商业垄断?

2020年11月10日,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引导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促进线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在此背景下,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纷争更加引人关注。“腾讯和字节跳动存在业务竞争关系,腾讯微信通过技术手段屏蔽飞书链接的做法是否涉嫌垄断,主要取决于几个方面。”北京斐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周照峰对商报记者表示。据悉,周照峰是最早展开中国反垄断法研究和实务的中国律师之一。他指出,如果要起诉腾讯此举是商业垄断,有难度。

周照峰说,我国《反垄断法》对市场支配地位推定制度及其适用原则作了规定。该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而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

“只有认定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才能认定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在此之前,首先需要界定相关市场,包括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周照峰补充说,如果微信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则其屏蔽飞书的做法属于拒绝交易。然后,还需要判断此举是否有正当理由,只有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才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违法行为。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