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篇 留声复兴之路 第55期 | 他用文字“呐喊”:中国抗日救亡的唯一出路就是抗战!

百年百篇 留声复兴之路 第55期 | 他用文字“呐喊”:中国抗日救亡的唯一出路就是抗战!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1-05-31


本期主讲人:

罗辑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 博士生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 讲师

核心摘要:

这是巴金《和平主义者》一文的节选,是一篇揭露和批判汪精卫叛国降日“艳电”的杂文。文章短小精悍、尖锐犀利,既是对汪精卫之流的有力鞭挞,又为全国人民指出了中国抗日救亡的唯一出路就是抗战。

1937年“七七事变”后,巴金辗转于上海、广州、桂林、重庆、成都,积极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其中在重庆居住时间最长,也在此创作出了珍贵的文学作品。

巴金是一个爱人类、爱国家、爱人民,一生不断追求真理、追求进步、追求光明的作家,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具影响的作家之一,是中国一代文坛巨匠。

原文:

抗战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1939年4月)

巴金

汪精卫和他的公司之所谓和平是没有主义,而且也没有内容的,这就是和他们从前写的抗战文章,发表的抗战演说一样。不管汪精卫的艳电和以后的谈话也好,或是林柏生、陶希圣之流的文章也好,都是没有内容的,说来说去,无非替敌人担负一半责任,轻轻一笔就把戎首的罪名挑到自己民族的肩上。这对于主子当然算是尽了力,可以报销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话就等于没有说,他的和平是什么,我们始终不明白。而且,在他们的东西里面根本就没有“和平”,有的只是投降。

抗战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和平”或中途妥协才是自取败亡。慕尼黑协定并不能保障捷克的独立,反而促成它的解体,这便是不战而亡的最好例子。空谈和平的人结果永远得不到和平,倘不先使自己变成了奴隶。

我们发动抗战,原是有目标,有主义的。我们已经在最困苦的环境中支持了二十一个月,今天正是我们越战越勇的时候,我们的军事和政治主力都未被敌人击破,我们还有着那么广大的后方,那么忠诚的人民,而且我们的长期抗战已经开始把侵略者拖进了泥淖,他们在疲于奔命的当中多少现露了败亡的征象。这时候希望的确在我们的前面远远地发光了。我们更应该拿出信心和勇气向着抗战的目标前进,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这样做的。

但是汪精卫之流却在这样的时期出来谈和平,甚至运动和平,而且躺在中国人民的力量达不到的地方,作鬼鬼祟祟的活动,这行为就表示出来他们是违反了全国人民的意志,并且受着全国人民的唾弃的。他们眼前也许只有敌人给他们预备的利禄,却忘记了他们是在给自己挖掘坟墓。

汪精卫、林柏生、陶希圣之流大概不久便会被人忘记罢,这倒是他们的幸运。否则,像秦桧被铸成铁像,跪在西湖岳王庙里承受万人的吐沫,那真是遗臭万年了。

资料来源——节选自巴金《和平主义者》,《感想》集,重庆烽火出版社1939年7月初版

总制片:李春燕 周勇

总策划:周勇 周秋含

总监制:张一叶

监制:康延芳 刘颜 黄晓东

统筹:张译文 孙柯 易华

文案组:佘振芳 林楠 李露

撰稿人:周勇 惠科 唐伯友 艾智科 蔡斐 马英莉 李文富 罗辑 王瑞 杨向昆 谢丹 冯雪霞 耿密 杨湛 洪富忠 周玉顺 吴婧瑀 汪浩 傅德岷 吴兵 刘婧雨 张忠伟 熊杰 吴文杰 王进 赵正超

摄影摄像组:罗盛杰 李文科 孙思谋(实习)

制作组:张惠丽 李春雪 黄佳怡(实习)  李炎昊(实习)

技术支持:樊俊豪 王国华

解说:杨洋 欧阳瑜浩


联合出品

重庆华龙网集团

重庆市地方史研究会

《百年百篇 留声复兴之路》往期回顾

百年百篇 留声复兴之路 第55期 | 他用文字“呐喊”:中国抗日救亡的唯一出路就是抗战!

2021-05-31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本期主讲人:

罗辑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 博士生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 讲师

核心摘要:

这是巴金《和平主义者》一文的节选,是一篇揭露和批判汪精卫叛国降日“艳电”的杂文。文章短小精悍、尖锐犀利,既是对汪精卫之流的有力鞭挞,又为全国人民指出了中国抗日救亡的唯一出路就是抗战。

1937年“七七事变”后,巴金辗转于上海、广州、桂林、重庆、成都,积极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其中在重庆居住时间最长,也在此创作出了珍贵的文学作品。

巴金是一个爱人类、爱国家、爱人民,一生不断追求真理、追求进步、追求光明的作家,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具影响的作家之一,是中国一代文坛巨匠。

原文:

抗战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1939年4月)

巴金

汪精卫和他的公司之所谓和平是没有主义,而且也没有内容的,这就是和他们从前写的抗战文章,发表的抗战演说一样。不管汪精卫的艳电和以后的谈话也好,或是林柏生、陶希圣之流的文章也好,都是没有内容的,说来说去,无非替敌人担负一半责任,轻轻一笔就把戎首的罪名挑到自己民族的肩上。这对于主子当然算是尽了力,可以报销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话就等于没有说,他的和平是什么,我们始终不明白。而且,在他们的东西里面根本就没有“和平”,有的只是投降。

抗战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和平”或中途妥协才是自取败亡。慕尼黑协定并不能保障捷克的独立,反而促成它的解体,这便是不战而亡的最好例子。空谈和平的人结果永远得不到和平,倘不先使自己变成了奴隶。

我们发动抗战,原是有目标,有主义的。我们已经在最困苦的环境中支持了二十一个月,今天正是我们越战越勇的时候,我们的军事和政治主力都未被敌人击破,我们还有着那么广大的后方,那么忠诚的人民,而且我们的长期抗战已经开始把侵略者拖进了泥淖,他们在疲于奔命的当中多少现露了败亡的征象。这时候希望的确在我们的前面远远地发光了。我们更应该拿出信心和勇气向着抗战的目标前进,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这样做的。

但是汪精卫之流却在这样的时期出来谈和平,甚至运动和平,而且躺在中国人民的力量达不到的地方,作鬼鬼祟祟的活动,这行为就表示出来他们是违反了全国人民的意志,并且受着全国人民的唾弃的。他们眼前也许只有敌人给他们预备的利禄,却忘记了他们是在给自己挖掘坟墓。

汪精卫、林柏生、陶希圣之流大概不久便会被人忘记罢,这倒是他们的幸运。否则,像秦桧被铸成铁像,跪在西湖岳王庙里承受万人的吐沫,那真是遗臭万年了。

资料来源——节选自巴金《和平主义者》,《感想》集,重庆烽火出版社1939年7月初版

总制片:李春燕 周勇

总策划:周勇 周秋含

总监制:张一叶

监制:康延芳 刘颜 黄晓东

统筹:张译文 孙柯 易华

文案组:佘振芳 林楠 李露

撰稿人:周勇 惠科 唐伯友 艾智科 蔡斐 马英莉 李文富 罗辑 王瑞 杨向昆 谢丹 冯雪霞 耿密 杨湛 洪富忠 周玉顺 吴婧瑀 汪浩 傅德岷 吴兵 刘婧雨 张忠伟 熊杰 吴文杰 王进 赵正超

摄影摄像组:罗盛杰 李文科 孙思谋(实习)

制作组:张惠丽 李春雪 黄佳怡(实习)  李炎昊(实习)

技术支持:樊俊豪 王国华

解说:杨洋 欧阳瑜浩


联合出品

重庆华龙网集团

重庆市地方史研究会

《百年百篇 留声复兴之路》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 谭周]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