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打教练何光荣 十二年磨一剑
看打!
2007年,来自重庆涪陵的散打选手何光荣创造了一项历史:在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勇夺散打48公斤级冠军,他也成为重庆直辖后第三位获得个人项目世界冠军的重庆选手。

散打教练何光荣 十二年磨一剑
看打!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21-10-12

2007年,来自重庆涪陵的散打选手何光荣创造了一项历史:在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勇夺散打48公斤级冠军,他也成为重庆直辖后第三位获得个人项目世界冠军的重庆选手(前两位是张亚雯和古力)。

不过,何光荣却一直有一个遗憾——自己从未代表重庆队获得过全运会奖牌。为弥补这一遗憾,2009年退役后,他毅然转型成为专业散打教练。今年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何光荣终于得偿所愿:率领弟子夺得散打男子团体亚军。这也是重庆散打队参加全运会的历史最好成绩。

前日,记者对他进行独家专访,听他讲述12年卧薪尝胆的故事。

遗憾退役变身教练

2009年在山东举行的十一运会,是何光荣首次代表重庆征战全运会,此前他曾在2005年十运会代表四川队夺得散打铜牌。此后,2006年夺得全国武术锦标赛散打冠军、2007年夺得武术世锦赛散打冠军、2008年又将第四届武术散打世界杯冠军收入囊中。因此,2009年的十一运会,他被寄予厚望。

可在当年的比赛中,何光荣却发挥失常,甚至未能进入前八。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时隔12年,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何光荣仍摇头叹气:“当时我左肩位置肩袖撕裂,为了能打全运推迟了手术,可伤势还是影响了发挥,没能为重庆队实现夺牌的目标。”

多年参赛,何光荣浑身伤痕累累,因此十一运会的折戟让他想到了退役:“其实,2006年从四川队回到重庆队时,我就是教练身份。原本想为家乡争光,但随着年龄增加,身体恢复能力下降,而且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要打出成绩已很难了,所以十一运会后我决定不再参赛,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执教上,争取培养优秀散打选手,实现为重庆散打全运会摘金夺牌的梦想。”

从零开始培养接班人

2009年时,散打在重庆仍属冷门项目,何光荣从零开始,培养重庆散打接班人。

此后,何光荣虽然帮助多名重庆选手取得了全国锦标赛和全国冠军赛的奖牌,但全运会战绩并不理想:2013年十二运会和2017年十三运会,仅王松虎夺得十二运会的90公斤级第五名。

为何在全锦赛和全国冠军赛上争金夺牌,到了全运会却成绩不佳?何光荣总结说,除了自己执教经验需积累,还有两大原因:首先是赛制的改变,“从十二运会开始,散打取消了一些单项,改为男女团体,这导致我们最擅长的单项被取消,而我们的团体整体实力又形不成足够竞争力。”

第二个原因是队伍调整。何光荣说:“十三运会原本可以冲击好成绩,可赛前队伍内部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在预赛前被迫更新换人,导致那一届只有60公斤级的孙阳预赛出线,到了决赛圈自然无法取得好成绩。”

重庆散打队处于低潮时,市体育局和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并没有放弃,给予了全力支持,这让何光荣很感动:“一般散打运动发达的省市,两届全运会打不出好成绩,主教练肯定下课了。但市体育局领导还是很信任我,鼓励我不要有思想包袱,重新打造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

临时改项收获奇效

十三运会失利,让何光荣认识到了问题——没有一支有凝聚力的队伍,实力再强都是散兵游勇。于是,在市武管中心支持下,重庆散打队进行人员调整,并将突破重点定在了60公斤、75公斤和90公斤三个级别。

为了备战,队员于超杰、何烽和梁杰都做了很大的牺牲:56公斤的于超杰需要增重到60公斤,65公斤的何烽需要增重到75公斤,120公斤的梁杰则需要减重到90公斤。

回忆起减重的那段日子,当时减重30公斤的梁杰坦言很难受:“每天都不能吃正餐,只能按要求吃低糖食物,还要大运动量出汗,基本上是练得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通过赛前收集的各队情报研判,何光荣今年4月向上级打了一个紧急报告:申请更改备战重点,由主攻单项变成主攻团体。

4月底十四运会就要报名,为何临近比赛却要变阵?何光荣回忆说:“首先我们的队员经过减重和增重后,状态起伏很大,比赛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其次,分析对手情况,发现他们都是主攻单项,并不重视团体;第三,今年男团的5个级别中,我们4个级别有全国前三的水平。”

最终,市武管中心经研判后选择了新方案,而这一研判也很快被证明是有效的:在5月的十四运会资格赛上,重庆队10人参赛9人三项获得决赛门票,创造了全运会预赛最佳战绩。

卧薪尝胆12年迎翻身

今年9月的十四运会上,重庆散打队在男团比赛中展现惊人潜力,首战就3:0横扫江苏队。

与江苏队的比赛,何光荣也被队员感动:“赛前,于超杰在训练中左腿内侧韧带撕裂,但他只休养了一周,第二周开始训练,三周后就站上了擂台,并打出个人最好的一场比赛,以绝对优势为我们拿下了第2场对决。”

更令何光荣惊喜的是,1/4决赛重庆队又以3:1击败十二运会男团冠军山东队,这场比赛让现场观战的市武管中心副主任王技铭也大呼过瘾:“山东队是重庆队的克星,十二运会和十三运会我们预赛都输给了他们,但这次在决赛圈碰上,全队上下都希望改写历史,结果我们真的做到了!”

力克山东队,证明重庆队已具备了爆冷的实力,于是半决赛3:2险胜夺冠热门福建队就顺理成章了。虽然最后的决赛因实力差距,重庆队0:3负于河南队,但男团银牌已是重庆散打队建队以来的全运会最好成绩。

从2009年的十一运会折戟沉沙,经卧薪尝胆十二年,终于在2021年的十四运会打出翻身仗,何光荣回首这十二年感慨不已:“比赛结束时,我和队员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从赛前将单项改为团体开始,全队都憋了一口气,希望能在本届全运会证明自己、打出翻身仗,最终我们做到了!”

突破只是成功的开端

重庆散打队在十四运会取得历史性突破,何光荣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他说:“十四运会的突破偶然性很大,队伍的整体实力仍需提升,加上老队员能否打下一届全运会仍要看状态,所以现在我们又要从零开始备战下届全运会了。当然,十四运会的成功经验,也让我们有了更大的信心,只要努力,相信没有什么事情办不到!”

对于未来目标,何光荣表示:“搞竞技体育,唯一的目标就是培养冠军选手,希望未来我的弟子可以成为全运会冠军、亚运会冠军、世界冠军,让重庆散打能在全国有一席之地。”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 摄影报道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发布会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四分半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散打教练何光荣 十二年磨一剑
看打!

2021-10-12 10:16:52 来源: 0 条评论

2007年,来自重庆涪陵的散打选手何光荣创造了一项历史:在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勇夺散打48公斤级冠军,他也成为重庆直辖后第三位获得个人项目世界冠军的重庆选手(前两位是张亚雯和古力)。

不过,何光荣却一直有一个遗憾——自己从未代表重庆队获得过全运会奖牌。为弥补这一遗憾,2009年退役后,他毅然转型成为专业散打教练。今年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何光荣终于得偿所愿:率领弟子夺得散打男子团体亚军。这也是重庆散打队参加全运会的历史最好成绩。

前日,记者对他进行独家专访,听他讲述12年卧薪尝胆的故事。

遗憾退役变身教练

2009年在山东举行的十一运会,是何光荣首次代表重庆征战全运会,此前他曾在2005年十运会代表四川队夺得散打铜牌。此后,2006年夺得全国武术锦标赛散打冠军、2007年夺得武术世锦赛散打冠军、2008年又将第四届武术散打世界杯冠军收入囊中。因此,2009年的十一运会,他被寄予厚望。

可在当年的比赛中,何光荣却发挥失常,甚至未能进入前八。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时隔12年,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何光荣仍摇头叹气:“当时我左肩位置肩袖撕裂,为了能打全运推迟了手术,可伤势还是影响了发挥,没能为重庆队实现夺牌的目标。”

多年参赛,何光荣浑身伤痕累累,因此十一运会的折戟让他想到了退役:“其实,2006年从四川队回到重庆队时,我就是教练身份。原本想为家乡争光,但随着年龄增加,身体恢复能力下降,而且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要打出成绩已很难了,所以十一运会后我决定不再参赛,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执教上,争取培养优秀散打选手,实现为重庆散打全运会摘金夺牌的梦想。”

从零开始培养接班人

2009年时,散打在重庆仍属冷门项目,何光荣从零开始,培养重庆散打接班人。

此后,何光荣虽然帮助多名重庆选手取得了全国锦标赛和全国冠军赛的奖牌,但全运会战绩并不理想:2013年十二运会和2017年十三运会,仅王松虎夺得十二运会的90公斤级第五名。

为何在全锦赛和全国冠军赛上争金夺牌,到了全运会却成绩不佳?何光荣总结说,除了自己执教经验需积累,还有两大原因:首先是赛制的改变,“从十二运会开始,散打取消了一些单项,改为男女团体,这导致我们最擅长的单项被取消,而我们的团体整体实力又形不成足够竞争力。”

第二个原因是队伍调整。何光荣说:“十三运会原本可以冲击好成绩,可赛前队伍内部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在预赛前被迫更新换人,导致那一届只有60公斤级的孙阳预赛出线,到了决赛圈自然无法取得好成绩。”

重庆散打队处于低潮时,市体育局和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并没有放弃,给予了全力支持,这让何光荣很感动:“一般散打运动发达的省市,两届全运会打不出好成绩,主教练肯定下课了。但市体育局领导还是很信任我,鼓励我不要有思想包袱,重新打造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

临时改项收获奇效

十三运会失利,让何光荣认识到了问题——没有一支有凝聚力的队伍,实力再强都是散兵游勇。于是,在市武管中心支持下,重庆散打队进行人员调整,并将突破重点定在了60公斤、75公斤和90公斤三个级别。

为了备战,队员于超杰、何烽和梁杰都做了很大的牺牲:56公斤的于超杰需要增重到60公斤,65公斤的何烽需要增重到75公斤,120公斤的梁杰则需要减重到90公斤。

回忆起减重的那段日子,当时减重30公斤的梁杰坦言很难受:“每天都不能吃正餐,只能按要求吃低糖食物,还要大运动量出汗,基本上是练得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通过赛前收集的各队情报研判,何光荣今年4月向上级打了一个紧急报告:申请更改备战重点,由主攻单项变成主攻团体。

4月底十四运会就要报名,为何临近比赛却要变阵?何光荣回忆说:“首先我们的队员经过减重和增重后,状态起伏很大,比赛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其次,分析对手情况,发现他们都是主攻单项,并不重视团体;第三,今年男团的5个级别中,我们4个级别有全国前三的水平。”

最终,市武管中心经研判后选择了新方案,而这一研判也很快被证明是有效的:在5月的十四运会资格赛上,重庆队10人参赛9人三项获得决赛门票,创造了全运会预赛最佳战绩。

卧薪尝胆12年迎翻身

今年9月的十四运会上,重庆散打队在男团比赛中展现惊人潜力,首战就3:0横扫江苏队。

与江苏队的比赛,何光荣也被队员感动:“赛前,于超杰在训练中左腿内侧韧带撕裂,但他只休养了一周,第二周开始训练,三周后就站上了擂台,并打出个人最好的一场比赛,以绝对优势为我们拿下了第2场对决。”

更令何光荣惊喜的是,1/4决赛重庆队又以3:1击败十二运会男团冠军山东队,这场比赛让现场观战的市武管中心副主任王技铭也大呼过瘾:“山东队是重庆队的克星,十二运会和十三运会我们预赛都输给了他们,但这次在决赛圈碰上,全队上下都希望改写历史,结果我们真的做到了!”

力克山东队,证明重庆队已具备了爆冷的实力,于是半决赛3:2险胜夺冠热门福建队就顺理成章了。虽然最后的决赛因实力差距,重庆队0:3负于河南队,但男团银牌已是重庆散打队建队以来的全运会最好成绩。

从2009年的十一运会折戟沉沙,经卧薪尝胆十二年,终于在2021年的十四运会打出翻身仗,何光荣回首这十二年感慨不已:“比赛结束时,我和队员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从赛前将单项改为团体开始,全队都憋了一口气,希望能在本届全运会证明自己、打出翻身仗,最终我们做到了!”

突破只是成功的开端

重庆散打队在十四运会取得历史性突破,何光荣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他说:“十四运会的突破偶然性很大,队伍的整体实力仍需提升,加上老队员能否打下一届全运会仍要看状态,所以现在我们又要从零开始备战下届全运会了。当然,十四运会的成功经验,也让我们有了更大的信心,只要努力,相信没有什么事情办不到!”

对于未来目标,何光荣表示:“搞竞技体育,唯一的目标就是培养冠军选手,希望未来我的弟子可以成为全运会冠军、亚运会冠军、世界冠军,让重庆散打能在全国有一席之地。”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 摄影报道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邓旻璐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