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同治,还宁河以“宁和”
“长江不再是满河泥汤的滚滚长江,大宁河不再是污秽遍布的臭水河。两江四岸美如画,巫山变化太大了!”前不久,几年内二度游玩巫山景区的上海游客汪女士由衷地伸出了大拇指。

山水同治,还宁河以“宁和”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22-01-28

“长江不再是满河泥汤的滚滚长江,大宁河不再是污秽遍布的臭水河。两江四岸美如画,巫山变化太大了!”前不久,几年内二度游玩巫山景区的上海游客汪女士由衷地伸出了大拇指。

她的赞誉毫不夸张。是的,还宁河以“宁和”,大保护谱华章。这是巫山一手抓关停一手抓修复、治山治水同步进行的必然结果。

巫山县,有“渝东北门户”之称,是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国家淡水资源战略储备基地,也被称作长江三峡重庆库区的“最后一道防线”。大宁河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在巫山县境内有72公里,流经龙溪、福田、大昌等7个乡镇。

三峡成库之后,随着水位抬升,大宁河航道得到改善。两岸出现了石膏厂、砂石采挖和粉碎厂等20多家以河砂石为原料的加工运输企业,打破了大宁河原有的安宁。采挖、加工砂石,既破坏水生生物环境,又产生扬尘和噪音,严重影响湿地涉禽留鸟的生存和迁徙候鸟的补给;运输砂石的货船,既与小三峡的游船争道,其鸣笛又惊扰包括猕猴在内的两岸动物。

如何确保一江碧水向东流?巫山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拆除了大宁河两岸所有河砂石采挖加工企业,对被破坏的水岸环境进行修复。还大宁河以安宁,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同时,促进巫山生态旅游发展。

一江碧水,大昌湖成鸟儿“打卡地”

冬日清晨,尽管寒气逼人,但东方露出的暖阳,在大昌湖上泛起点点金光,为冬日寂静的湖面增添了几分灵动。

“都快过来,今天又到了‘开饭’时间……”2021年12月18日大清早,居住在大宁河上最大湖泊——大昌湖畔的爱鸟人士盛冬梅、彭美林夫妇,将满满一盆玉米粒洒在自家门前的湖边。

不一会儿,大雁、白鹭等多种鸟儿聚集在此,慢悠悠享受“今日份美味”。

2016年以前,大宁河“闹热”极了。大昌湖沿线,有加工石子、砂子的,还有烧石灰的土窑;盛冬梅、彭美林夫妇也在大昌湖畔以养殖牛、猪为主。

水里、岸边不仅闹哄哄的,还有许多灰尘、异味,过往的鸟儿都不愿意在此落脚。

后来,当地实行河长制,形势出现转机。大宁河沿岸所有与生态“不和”的工业生产都被叫停。夫妻俩关闭养殖场,开始种植柑橘、玉米,并义务护鸟。

这几年,夫妻俩每天都会将5斤左右的玉米撒在湖边,供鸟儿们吃。

如今,盛冬梅夫妇承包的30多亩柑橘园绵延湖边,每到冬季就成了南归候鸟的“乐园”。这不,夫妻俩还和村民自发组建起“护鸟队”。农闲时,经常往返堤岸巡河查看。

“现在这儿的鸟太多了,既有候鸟,也有留鸟。”盛冬梅告诉记者,大昌湖周围起码有100多种鸟儿,她认识的有大雁、白鹭、鸳鸯等,还有许多不认识的。

两岸青山,猴儿们的“恐惧症”痊愈

自三峡蓄水以来,龚清兵每周都会满载“军粮”进小三峡投喂猴群。十八年如一日,他从未间断,被当地村民和游客戏称为“猴司令”。如今,大宁河小三峡里生活着3000多只猕猴,共设7处猴粮投放点。

2021年12月30日,阴天。“猴司令”龚清兵开着船,满载“军粮”进入小三峡,又来投喂猴粮。

每到一处,“猴司令”都要用哨声召唤猴儿们“集合”用餐。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撒完猴粮后,龚清兵都要藏到一边,详细观察每只猴子的进食情况。这个“留观”习惯,还要从五年前猴儿们的异常进食说起。

“早些年,我每一次撒猴粮,都是按时按量进行的。有段时间,我发现撒的7处粮食都吃得很少。当时很着急,到处找原因,后来发现,只要运砂石的大型船一按喇叭,猴儿们就吓得四散逃跑。”

猕猴“厌食”,成了龚清兵的“心病”。

龚清兵分析,大宁河上运砂船只的鸣笛声,在峡谷中产生扩音效应,导致猕猴大军受到惊吓。他曾经尝试将猴粮从岸边转移到密林,甚至采用苹果、香蕉等开胃诱食,却收效甚微。

大宁河沿岸猕猴和鸟儿安宁的生活之所以被扰乱,都是采挖、运输砂石导致的。实行河长制以后,巫山毅然关停了23家采挖砂石的企业,同时对遭到破坏的水岸区域进行生态修复。

直到大宁河恢复了原有的安宁,猴儿们的“恐惧症”“痊愈”。龚清兵的“心病”,一下子也好了!

千里林带,共护一江碧水向东流

巫山境内有长江干流和支流水域岸线183.45公里,175米蓄水期间水域面积达360平方公里。

每到汛期,为确保航道航运安全和景区景观,被誉为“清道夫”的清漂队员,采取以机械化清漂为主、人工打捞为辅的方式,对水上漂浮物进行紧急清理,并集中进行转岸处理。

为了实现巫山县水域“垃圾不出界、不碍航、不污染环境”的目标,他们每天早上7点半上船,晚上6点下船,每只清漂船每日打捞数吨漂浮物。

无独有偶。长江巫山段江面上经常会出现一群“白大褂”。他们带着一堆瓶瓶罐罐,三五人配合默契,不时从江里取水,不时摆弄着手里的仪器,还作着相关记录。他们,就是巫山县生态环境局的“水医生”监测队伍。每个月的上、中、下旬,“水医生”都会定期前往长江重庆与湖北交界水域及大宁河、抱龙河等长江支流,对水体进行“体检”。

“水医生”时刻关注水质变化,让每滴江水水质有据可查,确保从巫山流向湖北下游的水质,稳定达到二类及以上。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几年,巫山县举一反三,对老龙门桥拆除后留下的残基进行整改;在大宁河与长江交汇的江东嘴,复现巫山三台八景之一的“宁河晚渡”景观;结合“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工程,在大宁河沿岸种植万亩红叶景观树……

大宁河小三峡被誉为“百里画廊”。宁,宁静,安宁;和,和谐,祥和。如今,“宁”与“和”,俨然成为大宁河的主基调。宁河,一片宁和!

巫山县融媒体中心记者 向君玲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山水同治,还宁河以“宁和”

2022-01-28 09:19:53 来源:

“长江不再是满河泥汤的滚滚长江,大宁河不再是污秽遍布的臭水河。两江四岸美如画,巫山变化太大了!”前不久,几年内二度游玩巫山景区的上海游客汪女士由衷地伸出了大拇指。

她的赞誉毫不夸张。是的,还宁河以“宁和”,大保护谱华章。这是巫山一手抓关停一手抓修复、治山治水同步进行的必然结果。

巫山县,有“渝东北门户”之称,是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国家淡水资源战略储备基地,也被称作长江三峡重庆库区的“最后一道防线”。大宁河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在巫山县境内有72公里,流经龙溪、福田、大昌等7个乡镇。

三峡成库之后,随着水位抬升,大宁河航道得到改善。两岸出现了石膏厂、砂石采挖和粉碎厂等20多家以河砂石为原料的加工运输企业,打破了大宁河原有的安宁。采挖、加工砂石,既破坏水生生物环境,又产生扬尘和噪音,严重影响湿地涉禽留鸟的生存和迁徙候鸟的补给;运输砂石的货船,既与小三峡的游船争道,其鸣笛又惊扰包括猕猴在内的两岸动物。

如何确保一江碧水向东流?巫山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拆除了大宁河两岸所有河砂石采挖加工企业,对被破坏的水岸环境进行修复。还大宁河以安宁,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同时,促进巫山生态旅游发展。

一江碧水,大昌湖成鸟儿“打卡地”

冬日清晨,尽管寒气逼人,但东方露出的暖阳,在大昌湖上泛起点点金光,为冬日寂静的湖面增添了几分灵动。

“都快过来,今天又到了‘开饭’时间……”2021年12月18日大清早,居住在大宁河上最大湖泊——大昌湖畔的爱鸟人士盛冬梅、彭美林夫妇,将满满一盆玉米粒洒在自家门前的湖边。

不一会儿,大雁、白鹭等多种鸟儿聚集在此,慢悠悠享受“今日份美味”。

2016年以前,大宁河“闹热”极了。大昌湖沿线,有加工石子、砂子的,还有烧石灰的土窑;盛冬梅、彭美林夫妇也在大昌湖畔以养殖牛、猪为主。

水里、岸边不仅闹哄哄的,还有许多灰尘、异味,过往的鸟儿都不愿意在此落脚。

后来,当地实行河长制,形势出现转机。大宁河沿岸所有与生态“不和”的工业生产都被叫停。夫妻俩关闭养殖场,开始种植柑橘、玉米,并义务护鸟。

这几年,夫妻俩每天都会将5斤左右的玉米撒在湖边,供鸟儿们吃。

如今,盛冬梅夫妇承包的30多亩柑橘园绵延湖边,每到冬季就成了南归候鸟的“乐园”。这不,夫妻俩还和村民自发组建起“护鸟队”。农闲时,经常往返堤岸巡河查看。

“现在这儿的鸟太多了,既有候鸟,也有留鸟。”盛冬梅告诉记者,大昌湖周围起码有100多种鸟儿,她认识的有大雁、白鹭、鸳鸯等,还有许多不认识的。

两岸青山,猴儿们的“恐惧症”痊愈

自三峡蓄水以来,龚清兵每周都会满载“军粮”进小三峡投喂猴群。十八年如一日,他从未间断,被当地村民和游客戏称为“猴司令”。如今,大宁河小三峡里生活着3000多只猕猴,共设7处猴粮投放点。

2021年12月30日,阴天。“猴司令”龚清兵开着船,满载“军粮”进入小三峡,又来投喂猴粮。

每到一处,“猴司令”都要用哨声召唤猴儿们“集合”用餐。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撒完猴粮后,龚清兵都要藏到一边,详细观察每只猴子的进食情况。这个“留观”习惯,还要从五年前猴儿们的异常进食说起。

“早些年,我每一次撒猴粮,都是按时按量进行的。有段时间,我发现撒的7处粮食都吃得很少。当时很着急,到处找原因,后来发现,只要运砂石的大型船一按喇叭,猴儿们就吓得四散逃跑。”

猕猴“厌食”,成了龚清兵的“心病”。

龚清兵分析,大宁河上运砂船只的鸣笛声,在峡谷中产生扩音效应,导致猕猴大军受到惊吓。他曾经尝试将猴粮从岸边转移到密林,甚至采用苹果、香蕉等开胃诱食,却收效甚微。

大宁河沿岸猕猴和鸟儿安宁的生活之所以被扰乱,都是采挖、运输砂石导致的。实行河长制以后,巫山毅然关停了23家采挖砂石的企业,同时对遭到破坏的水岸区域进行生态修复。

直到大宁河恢复了原有的安宁,猴儿们的“恐惧症”“痊愈”。龚清兵的“心病”,一下子也好了!

千里林带,共护一江碧水向东流

巫山境内有长江干流和支流水域岸线183.45公里,175米蓄水期间水域面积达360平方公里。

每到汛期,为确保航道航运安全和景区景观,被誉为“清道夫”的清漂队员,采取以机械化清漂为主、人工打捞为辅的方式,对水上漂浮物进行紧急清理,并集中进行转岸处理。

为了实现巫山县水域“垃圾不出界、不碍航、不污染环境”的目标,他们每天早上7点半上船,晚上6点下船,每只清漂船每日打捞数吨漂浮物。

无独有偶。长江巫山段江面上经常会出现一群“白大褂”。他们带着一堆瓶瓶罐罐,三五人配合默契,不时从江里取水,不时摆弄着手里的仪器,还作着相关记录。他们,就是巫山县生态环境局的“水医生”监测队伍。每个月的上、中、下旬,“水医生”都会定期前往长江重庆与湖北交界水域及大宁河、抱龙河等长江支流,对水体进行“体检”。

“水医生”时刻关注水质变化,让每滴江水水质有据可查,确保从巫山流向湖北下游的水质,稳定达到二类及以上。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几年,巫山县举一反三,对老龙门桥拆除后留下的残基进行整改;在大宁河与长江交汇的江东嘴,复现巫山三台八景之一的“宁河晚渡”景观;结合“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工程,在大宁河沿岸种植万亩红叶景观树……

大宁河小三峡被誉为“百里画廊”。宁,宁静,安宁;和,和谐,祥和。如今,“宁”与“和”,俨然成为大宁河的主基调。宁河,一片宁和!

巫山县融媒体中心记者 向君玲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熊世华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