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川这所学校藏于寺中 办学8年走出14名院士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7-09-14

  假山水池旁的纪念石碑

  9月,来自五湖四海的莘莘学子汇聚到合川区,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又迎来一届新生。

  新生们或许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大学校园里,还藏着另一个曾经的校园。更准确地说,是一所中学校园。

  女生宿舍左侧,在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下,在略显残破的院墙后,一座高大方正的汉白玉石碑,诉说着那段辉煌却又几乎被遗忘的历史——国立第二中学。

  就是这所不起眼的学校,在合川办学8年,其校友名单中竟有14名院士,包括12名中国两院院士,和2名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9月8日,我们来到国立第二中学旧址。

  今年60岁的刘世朴是这里的守门人,看着我们到来,急切地从院墙里走出来,向我们介绍他从碑文上、从老人们的记忆中听来的,关于这个小院子的辉煌。

  “这里的学生前途好哟。”刘世朴感叹地说。

  碑文记载,七七事变后,国内弥漫着战争的硝烟,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上海、南京等地落入敌手,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1937年12月,国立二中新学期开学刚刚3个月,师生们就不得不登记编队,乘船入川继续学业。

  合川区档案馆馆藏档案记载,“国立二中陆续在四川始建新校,1937年12月直至1940年春,设高中、初中、女子、师范(在北碚)及水产五个部,校舍相继建成。时有杨芳龄(现重庆广益中学老校长)协助奔走选址。校部和高中部设在濮岩寺,除师范,其余均设在合川蟠龙山。期间,1938年3月,国立二中已开课教学”。

  刘世朴如今所守护的,正是曾经国立二中的校部和高中部所在地——濮岩寺(后更名为定林寺)。

  濮岩寺兴盛于北宋。当初国立二中校长周厚枢入渝寻觅校舍,最终看中这里。红院墙,红牌坊,高台阶,曾经暮鼓晨钟的佛寺,自从国立二中入驻后便成教书育人的殿堂。

  如今我们能看到的高中部旧址,大约是在巴蜀建筑元素的基础上,又夹杂着扬州和苏州园林“H”型建筑格局——上盖青瓦,下铺三合土,四壁用竹编涂泥粉灰,假山水池于院中,大礼堂两檐在外,大梁挑空,仿古木窗呼应双扇大门,甚至檐边龙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园林式的书香味。

  至于刘世朴口中的“学生前途好”,更是一段传奇。在合川办学8年期间,合川区档案馆的国立二中校友名单里,竟然有14名院士,其中12名是中国两院院士,还有2名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这14个人在各自专业领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陶诗言,大气物理学家,上世纪60年代初,为我国“两弹”试验提供准确气象保障;

  吴良镛,建筑学与城市规划专家,参与唐山地震改建规划、天安门广场改建工作;

  张效祥,计算机专家,中国第一台仿苏电子计算机制造工作主持人;

  还有杨立铭、汤定元、徐皆苏、黄宏嘉、盛金章、尹文英、王元、鲍亦兴、戴元本、宁津生、茆智,他们的成就涉及农田水利、力学、生物地层等多个专业领域。

  国立二中为何能走出这么多院士?它的办学风格是怎样的?

  88岁高龄的秦文石,一聊国立二中就高兴。

  新生探看校园独特风景

  古寺大殿和前廊,曾是二中饭堂和大礼堂。

  设在合川蟠龙山校址的国立二中纪念碑

  国立二中高中部设在寺庙内

  校园建筑物上的檐边龙头

  1 “入学考试前夜,日军飞机分成几组,在合川天空多次盘旋,有的学生躲到树下,有的躲进防空洞”

  时隔近80年,谁能再叙那段峥嵘岁月?合川区档案局信息技术科科长杨旭渊记起一个人:今年88岁的老教师秦文石,曾就读国立二中初中部三年、高中部一年。

  我们在秦文石的家里见到了他:精神矍铄,走路身轻如燕;不住电梯房,爬楼当锻炼;逢人行礼,待人不亢不卑。在他身上,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国立二中的影子。

  合川区档案馆珍藏的秦文石回忆录中,有这样一句:“我已落户濮岩寺,在这里成家立业,再也不会离开,我将在此,走完人生最后的历程……”

  有关秦文石与国立二中的故事,就从这里起头。

  秦文石的老家在合川沙溪镇,年少家境贫寒,1942年秋,考入蟠龙山下的国立二中初中部。

  因是内迁办校,条件有限的国立二中要面向全国招生,留给四川的名额只有8%。当时和秦文石一起参加入学考试的四川孩子,坐满了7间教室。

  “入学考试差点把我吓愣了,现场气氛非常严肃。入场后,桌面早已铺叠好试卷,卷上有学号,考完密封。”秦文石回忆,第一科国文,考题是“怎样做一名抗战时期的好儿童”,年少胆大的秦文石写下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瞬间令考卷提色,也让他脱颖而出。

  “记得在入学考试前夜,日军飞机分成几组,在合川天空多次盘旋,有的学生躲到树下,有的躲进防空洞,大家既害怕又气愤!”秦文石转身续了一杯茶说,“幸好,那一夜没炸下来。”

  2 “每日以集合号为准,3分钟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动作须整齐,精神须严肃……”

  秦文石说,自己如今身体硬朗,秘诀在于作息规律。他每天通常6时20分起床,整理内务20分钟,早操20分钟,午餐12时准点,晚餐尽量17时完毕,晚上20时40分左右洗漱……这样严格的自我管理,是在国立二中上学时养成的习惯。

  “每日以集合号为准,3分钟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动作须整齐,精神须严肃;上课时学生应先教师而入,退课时应后教师而出;熄灯后不得谈话,膳厅座次须按编定次序入座,洗浴用水不得浪费……”说起国立二中的规约,秦文石至今能随口背诵。从这些细致的条条款款中,我们可以一窥当年国立二中管理之严格。

  在拜访秦文石之前,杨旭渊为我们打开了民国档案库房,在全年恒温恒湿环境下,小心翼翼地翻开当年国立二中的规约档案。

  “在校内校外凡见师长应行敬礼,上课时由队长喊立正坐下口令,校内校外须穿学校规定之制服,体育课上下课必须整队……”各种规约超过百条,甚至进入了国立二中的教案。

  “严中有度,不失天真。”当年的秦文石和同学们同样有少年般的调皮,早上号兵吹铜号唤起床,同学们便自编小曲回唱,打趣自己是小猪:“……大天白亮,吹猪起床,猪在床上……”

  秦文石还记得,当年木床长蛀虫了,大家便把床搬到锅炉里煮,学校那口锅炉大得能容下两张床。

  3 “当时的校园氛围,可以形容为‘今日在课堂,明日在防空洞’,随时随地做好上战场准备”

  国立二中师生的回忆录,被合川区档案馆视为馆藏之宝。国立二中的特色教育,对当时合川的人文、社会、教育等领域,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除了秦文石的回忆录,还有一些学生的回忆录,即便现在读来,仍能感受到当时学校紧张的学习生活和艰苦的学习条件。

  校友王孚庆,从南京逃亡重庆,孤苦无依,在一家报馆当见习校对,后舍弃工作进二中。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学校费用全免,还发蚊帐、油灯、必修课本。吃的虽然是糙米,却有四菜一汤。古寺大殿和前廊,既是饭堂,又是大礼堂。一切井井有条,俨然战时学府规模。”

  江苏校友胡邦怀念童军课教练,他写道:“除国文、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外,课中,同学们靴子结绳方法,爽套结、瓶口结、接绳结;学习利用天象星辰、树木、苔藓判断方位;学习受伤时用领巾包扎伤口;露营课到野外搭帐篷、睡地铺,学习垒灶做饭。”

  秦文石回忆:“正课之外,高初中男生所要接受的训练,涉及防虫防毒、医药救护、粮食管理、游击战术、脚踏车训练等。另外,警卫、谍报侦查、消防等分组训练,更能体现国立二中以养成军事看护之技能,以应抗战之需为宗旨,设置战时后方特殊教学。”

  有关国立二中教学记载,杨旭渊从馆藏档案中翻出更多。农艺训练涉及果树种植和家禽饲养,工艺训练包括木工及泥工课程分组,学生同时承担后方工作,负责救护、劝募、缝制后方兵士用品等。

  在基础学科训练当中,国立二中还有一些不一样的要求:物理课,增设机械、通信工具、国防兵器等研究;化学,注重化学兵器、土壤肥料之分析;地理,了解国内及国际问题之地理背景;美术,注重机械化制图;外语,为阅读及翻译之准备等等。

  这种教育理念,正如校长周厚枢在《川中校刊》第一期写下的一句:精神训练,实为救亡的利器。

  “当时的校园氛围,可以形容为‘今日在课堂,明日在防空洞’,随时随地做好上战场准备。”秦文石认为,国立二中整个军事化教学,实际上就是为复兴民族积蓄力量。

  4 “当年普通话不普及,国立二中的教师在教学时,方言中夹着官话,全靠慢慢地讲课,让学生们尽量理解”

  当时国立二中教师,多为江浙一带教学经验丰富的讲师。学校实行导师制,这些教师与学生共同生活,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

  “开学初期,我不适应。当年普通话不普及,国立二中的教师在教学时,方言中夹着官话,全靠慢慢地讲课,让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们尽量理解。但对此最感到头疼的,还是四川学生。”秦文石说。

  “比如,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来行礼,不叫‘上课,起立’,叫‘攻书’。”秦文石说,诸如此类的方言,四川籍学生只好竖着耳朵听,生怕被落下,“回想起那时,能有这番经历,挺有趣的。”

  上午6节课,下午2节课,星期天休息。演讲、篮球、歌唱等课外活动及比赛,在下午剩余的时间进行。在秦文石的印象里,体育老师们手很巧,单双杠、篮球架、沙坑,都由他们亲自动手完成的。

  不过,秦文石最难忘的,还是音乐老师宗震名的课。宗震名有一把破烂的风琴,后来不能用了,就改拉二胡,教学生学唱歌,还印发他自制的曲谱。他教同学们唱京剧《捉放曹》、苏联歌曲《喀秋莎》,接待外国来宾时,宗老师还作为特邀嘉宾上台表演。

  合川区档案馆还留存着部分国立二中教师的简介,显示其师资力量堪称强大。

  第一任校长周厚枢,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工科,硕士。学校教师多数毕业于中央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高等学府。就连医务室主任,在抗战前也是当时宜昌县立医院外科主任医师,自配膏药,负责各分校医疗工作。

  5 国立二中修旧如旧方案已上报合川区政府,明年有关回忆录将编辑成书

  国立二中在合川办学8年,任教老师千余位,接纳各地学生5500余名。抗战胜利后,1946年春,学校接到命令回迁江苏。

  新中国成立后,在国立二中旧址基础上建立了合川师范学校,后发展为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

  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相关负责人透露,由于多种因素,国立二中老房虽翻修多次,仍面临安全问题。出于保护的考虑,原本设置其中的老图书馆和研究生自习室,目前已停用。

  现在,国立二中修旧如旧的修复方案已上报合川区政府,正在等待回复。明年,合川区档案馆也会把有关国立二中的师生回忆录编辑成书。

  而秦文石挂念的,除了国立二中,还有那些解放后为他寄膏药、寄北京烤鸭的同学们,那些与他一起参加建校55周年校庆的校友们。多年过去,不知他们是否安好?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琅 文 记者 钱波 摄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女汉子"书记

相机界"华佗"

重庆让人惊叹的几座大桥

热门推荐

教授带病母上课4年

多彩映丰收

墨西哥城:强震过后

国庆长假古镇欢乐多

金志文助阵公益活动

娜扎启程米兰时装周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合川这所学校藏于寺中 办学8年走出14名院士

2017-09-14 06:55:34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就是这所不起眼的学校,在合川办学8年,其校友名单中竟有14名院士,包括12名中国两院院士,和2名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假山水池旁的纪念石碑

  9月,来自五湖四海的莘莘学子汇聚到合川区,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又迎来一届新生。

  新生们或许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大学校园里,还藏着另一个曾经的校园。更准确地说,是一所中学校园。

  女生宿舍左侧,在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下,在略显残破的院墙后,一座高大方正的汉白玉石碑,诉说着那段辉煌却又几乎被遗忘的历史——国立第二中学。

  就是这所不起眼的学校,在合川办学8年,其校友名单中竟有14名院士,包括12名中国两院院士,和2名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9月8日,我们来到国立第二中学旧址。

  今年60岁的刘世朴是这里的守门人,看着我们到来,急切地从院墙里走出来,向我们介绍他从碑文上、从老人们的记忆中听来的,关于这个小院子的辉煌。

  “这里的学生前途好哟。”刘世朴感叹地说。

  碑文记载,七七事变后,国内弥漫着战争的硝烟,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上海、南京等地落入敌手,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1937年12月,国立二中新学期开学刚刚3个月,师生们就不得不登记编队,乘船入川继续学业。

  合川区档案馆馆藏档案记载,“国立二中陆续在四川始建新校,1937年12月直至1940年春,设高中、初中、女子、师范(在北碚)及水产五个部,校舍相继建成。时有杨芳龄(现重庆广益中学老校长)协助奔走选址。校部和高中部设在濮岩寺,除师范,其余均设在合川蟠龙山。期间,1938年3月,国立二中已开课教学”。

  刘世朴如今所守护的,正是曾经国立二中的校部和高中部所在地——濮岩寺(后更名为定林寺)。

  濮岩寺兴盛于北宋。当初国立二中校长周厚枢入渝寻觅校舍,最终看中这里。红院墙,红牌坊,高台阶,曾经暮鼓晨钟的佛寺,自从国立二中入驻后便成教书育人的殿堂。

  如今我们能看到的高中部旧址,大约是在巴蜀建筑元素的基础上,又夹杂着扬州和苏州园林“H”型建筑格局——上盖青瓦,下铺三合土,四壁用竹编涂泥粉灰,假山水池于院中,大礼堂两檐在外,大梁挑空,仿古木窗呼应双扇大门,甚至檐边龙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园林式的书香味。

  至于刘世朴口中的“学生前途好”,更是一段传奇。在合川办学8年期间,合川区档案馆的国立二中校友名单里,竟然有14名院士,其中12名是中国两院院士,还有2名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这14个人在各自专业领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陶诗言,大气物理学家,上世纪60年代初,为我国“两弹”试验提供准确气象保障;

  吴良镛,建筑学与城市规划专家,参与唐山地震改建规划、天安门广场改建工作;

  张效祥,计算机专家,中国第一台仿苏电子计算机制造工作主持人;

  还有杨立铭、汤定元、徐皆苏、黄宏嘉、盛金章、尹文英、王元、鲍亦兴、戴元本、宁津生、茆智,他们的成就涉及农田水利、力学、生物地层等多个专业领域。

  国立二中为何能走出这么多院士?它的办学风格是怎样的?

  88岁高龄的秦文石,一聊国立二中就高兴。

  新生探看校园独特风景

  古寺大殿和前廊,曾是二中饭堂和大礼堂。

  设在合川蟠龙山校址的国立二中纪念碑

  国立二中高中部设在寺庙内

  校园建筑物上的檐边龙头

  1 “入学考试前夜,日军飞机分成几组,在合川天空多次盘旋,有的学生躲到树下,有的躲进防空洞”

  时隔近80年,谁能再叙那段峥嵘岁月?合川区档案局信息技术科科长杨旭渊记起一个人:今年88岁的老教师秦文石,曾就读国立二中初中部三年、高中部一年。

  我们在秦文石的家里见到了他:精神矍铄,走路身轻如燕;不住电梯房,爬楼当锻炼;逢人行礼,待人不亢不卑。在他身上,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国立二中的影子。

  合川区档案馆珍藏的秦文石回忆录中,有这样一句:“我已落户濮岩寺,在这里成家立业,再也不会离开,我将在此,走完人生最后的历程……”

  有关秦文石与国立二中的故事,就从这里起头。

  秦文石的老家在合川沙溪镇,年少家境贫寒,1942年秋,考入蟠龙山下的国立二中初中部。

  因是内迁办校,条件有限的国立二中要面向全国招生,留给四川的名额只有8%。当时和秦文石一起参加入学考试的四川孩子,坐满了7间教室。

  “入学考试差点把我吓愣了,现场气氛非常严肃。入场后,桌面早已铺叠好试卷,卷上有学号,考完密封。”秦文石回忆,第一科国文,考题是“怎样做一名抗战时期的好儿童”,年少胆大的秦文石写下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瞬间令考卷提色,也让他脱颖而出。

  “记得在入学考试前夜,日军飞机分成几组,在合川天空多次盘旋,有的学生躲到树下,有的躲进防空洞,大家既害怕又气愤!”秦文石转身续了一杯茶说,“幸好,那一夜没炸下来。”

  2 “每日以集合号为准,3分钟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动作须整齐,精神须严肃……”

  秦文石说,自己如今身体硬朗,秘诀在于作息规律。他每天通常6时20分起床,整理内务20分钟,早操20分钟,午餐12时准点,晚餐尽量17时完毕,晚上20时40分左右洗漱……这样严格的自我管理,是在国立二中上学时养成的习惯。

  “每日以集合号为准,3分钟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动作须整齐,精神须严肃;上课时学生应先教师而入,退课时应后教师而出;熄灯后不得谈话,膳厅座次须按编定次序入座,洗浴用水不得浪费……”说起国立二中的规约,秦文石至今能随口背诵。从这些细致的条条款款中,我们可以一窥当年国立二中管理之严格。

  在拜访秦文石之前,杨旭渊为我们打开了民国档案库房,在全年恒温恒湿环境下,小心翼翼地翻开当年国立二中的规约档案。

  “在校内校外凡见师长应行敬礼,上课时由队长喊立正坐下口令,校内校外须穿学校规定之制服,体育课上下课必须整队……”各种规约超过百条,甚至进入了国立二中的教案。

  “严中有度,不失天真。”当年的秦文石和同学们同样有少年般的调皮,早上号兵吹铜号唤起床,同学们便自编小曲回唱,打趣自己是小猪:“……大天白亮,吹猪起床,猪在床上……”

  秦文石还记得,当年木床长蛀虫了,大家便把床搬到锅炉里煮,学校那口锅炉大得能容下两张床。

  3 “当时的校园氛围,可以形容为‘今日在课堂,明日在防空洞’,随时随地做好上战场准备”

  国立二中师生的回忆录,被合川区档案馆视为馆藏之宝。国立二中的特色教育,对当时合川的人文、社会、教育等领域,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除了秦文石的回忆录,还有一些学生的回忆录,即便现在读来,仍能感受到当时学校紧张的学习生活和艰苦的学习条件。

  校友王孚庆,从南京逃亡重庆,孤苦无依,在一家报馆当见习校对,后舍弃工作进二中。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学校费用全免,还发蚊帐、油灯、必修课本。吃的虽然是糙米,却有四菜一汤。古寺大殿和前廊,既是饭堂,又是大礼堂。一切井井有条,俨然战时学府规模。”

  江苏校友胡邦怀念童军课教练,他写道:“除国文、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外,课中,同学们靴子结绳方法,爽套结、瓶口结、接绳结;学习利用天象星辰、树木、苔藓判断方位;学习受伤时用领巾包扎伤口;露营课到野外搭帐篷、睡地铺,学习垒灶做饭。”

  秦文石回忆:“正课之外,高初中男生所要接受的训练,涉及防虫防毒、医药救护、粮食管理、游击战术、脚踏车训练等。另外,警卫、谍报侦查、消防等分组训练,更能体现国立二中以养成军事看护之技能,以应抗战之需为宗旨,设置战时后方特殊教学。”

  有关国立二中教学记载,杨旭渊从馆藏档案中翻出更多。农艺训练涉及果树种植和家禽饲养,工艺训练包括木工及泥工课程分组,学生同时承担后方工作,负责救护、劝募、缝制后方兵士用品等。

  在基础学科训练当中,国立二中还有一些不一样的要求:物理课,增设机械、通信工具、国防兵器等研究;化学,注重化学兵器、土壤肥料之分析;地理,了解国内及国际问题之地理背景;美术,注重机械化制图;外语,为阅读及翻译之准备等等。

  这种教育理念,正如校长周厚枢在《川中校刊》第一期写下的一句:精神训练,实为救亡的利器。

  “当时的校园氛围,可以形容为‘今日在课堂,明日在防空洞’,随时随地做好上战场准备。”秦文石认为,国立二中整个军事化教学,实际上就是为复兴民族积蓄力量。

  4 “当年普通话不普及,国立二中的教师在教学时,方言中夹着官话,全靠慢慢地讲课,让学生们尽量理解”

  当时国立二中教师,多为江浙一带教学经验丰富的讲师。学校实行导师制,这些教师与学生共同生活,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

  “开学初期,我不适应。当年普通话不普及,国立二中的教师在教学时,方言中夹着官话,全靠慢慢地讲课,让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们尽量理解。但对此最感到头疼的,还是四川学生。”秦文石说。

  “比如,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来行礼,不叫‘上课,起立’,叫‘攻书’。”秦文石说,诸如此类的方言,四川籍学生只好竖着耳朵听,生怕被落下,“回想起那时,能有这番经历,挺有趣的。”

  上午6节课,下午2节课,星期天休息。演讲、篮球、歌唱等课外活动及比赛,在下午剩余的时间进行。在秦文石的印象里,体育老师们手很巧,单双杠、篮球架、沙坑,都由他们亲自动手完成的。

  不过,秦文石最难忘的,还是音乐老师宗震名的课。宗震名有一把破烂的风琴,后来不能用了,就改拉二胡,教学生学唱歌,还印发他自制的曲谱。他教同学们唱京剧《捉放曹》、苏联歌曲《喀秋莎》,接待外国来宾时,宗老师还作为特邀嘉宾上台表演。

  合川区档案馆还留存着部分国立二中教师的简介,显示其师资力量堪称强大。

  第一任校长周厚枢,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工科,硕士。学校教师多数毕业于中央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高等学府。就连医务室主任,在抗战前也是当时宜昌县立医院外科主任医师,自配膏药,负责各分校医疗工作。

  5 国立二中修旧如旧方案已上报合川区政府,明年有关回忆录将编辑成书

  国立二中在合川办学8年,任教老师千余位,接纳各地学生5500余名。抗战胜利后,1946年春,学校接到命令回迁江苏。

  新中国成立后,在国立二中旧址基础上建立了合川师范学校,后发展为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

  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相关负责人透露,由于多种因素,国立二中老房虽翻修多次,仍面临安全问题。出于保护的考虑,原本设置其中的老图书馆和研究生自习室,目前已停用。

  现在,国立二中修旧如旧的修复方案已上报合川区政府,正在等待回复。明年,合川区档案馆也会把有关国立二中的师生回忆录编辑成书。

  而秦文石挂念的,除了国立二中,还有那些解放后为他寄膏药、寄北京烤鸭的同学们,那些与他一起参加建校55周年校庆的校友们。多年过去,不知他们是否安好?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琅 文 记者 钱波 摄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白永茂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