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村医烧欠条 反转剧中的情与理

来源:华龙网2017-03-20

杨全鸿正在给病人看病(图片来源大河网)

    作者:杨光志

    行医数十年,曾经的“最美乡村医生”杨全鸿摸索出一套中医治疗精神病的路子,诊所里的几个屋子内,堆满了病人家属赠送的锦旗、牌匾。3月11日,因“烧欠条”一事,他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也引起了当地相关部门的关注。3月14日下午,新乡县卫计委突查杨全鸿的诊所,并下发一纸“卫生监督意见书”,要求遣返住院的相关精神病人,并立即停止超范围诊疗活动。土疗法曾让杨全鸿收获荣誉和口碑,然而,缺乏治疗精神病病人的资质,让这名从业40余年的乡村医生陷入尴尬境地。

    这是一个好人的尴尬。他烧掉了近50年来积攒的病人就医欠条,这么件好心善事,变成热闻,然后又插入了反转的情节,居然“不具资格”,然后自己的土办法,只能停止了。这事闹的,对某些坏家伙,我们或可调侃:不作不死,而对于好人杨全鸿,我们肯定不忍心这样说,而只是怀有莫名的心疼。

    那么,我们只能将事情剖开,将其情与理一一捋清,然后,桥归桥,路归路。

    就是说,我们强烈赞赏人心之善,人心之美,我们需要乡医杨全鸿这样的人间大爱。这是传统杏林精神,这是医界天使情怀。

    但同样的,我们也需要行医资质的官方把关,防止好心办坏事啊。尽管研究出土办法的杨医生,有自己的自信,也受到求医者的锦旗支持,但这还是不能成为他可以收治精神病人的理由。有关部门负责人称,支持他继续行医,但不能超范围行医。这是对的,如果不这样把关,他们就有不作为之嫌。

    再举个例子,打拐,解救妇女,买女子的一方与被拐卖的受害者多年后成为夫妻,已生儿育女,你今天解救,她明天又跑回,这算啥,法律打击罪恶,遇上了“既成事实”和“岁月所沉淀的感情”的解构,这里面的情理法,也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并最终给出一定的“和解”。

    社会很复杂,某些事,如一地鸡毛,有无数条逻辑链条和情感线绳,互相牵绊互相制约,构成了纷繁复杂的世相百态,不是白就是白、黑就是黑那么简单,不是某些事后诸葛亮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我们要理解一些事件结局的不那么完美,正是因为这种“好人也尴尬”的不完美,需要让严格管理走在美德的前面,为了这个效果,我们的社会治理,需要创新,我们每一个人,也要一起来为这世道的进一步变好而努力,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