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原创 视频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生活 直播 | 文艺 教育 |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居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点赞”原为一网络语言,来源于各大网络社区的“赞”功能。“点赞党你的节操呢”是在新浪微博大火的一个微话题。该话题出自微电《新年头老日子》,剧情中有一段描写女儿将爸妈吵架的事情发到网上,结果这个描述“家庭破裂”的信息竟然收到三十多个赞。进而引发广大网民的关注,结合如今社交圈中经常发生的每次遇到倒霉事件却引来朋友点赞的现象,围绕该话题衍生出“点赞党该不该滚出社交圈”PK。使网友大呼:“点赞党你的节操呢”。

在《新年头,老日子》这部微电影中,吴念真植入了“点赞党”这一剧情。“点赞”一词来源于网络,意为在社交网络发达的现代,在微博、朋友圈发布讯息时,旁人可以通过“ ...

你前脚抱怨长胖了,他后脚给“赞”;你刚发布输液照片,他也在评论点个赞。总之有一种人,不分场合、不分事情,无论你在微博、QQ写什么,他们都会在评论中给‘赞’。昨 ...

当史泰龙、施瓦辛格、尼古拉斯-凯奇等“硬汉专业户”不再拿枪,而是竖起大拇指,还会让人血脉喷张吗?近日网友“我是度度啊”在微博分享一组图片,经典电影主角们的拿枪...

我志愿加入点赞党,不挽尊,不评论,专点赞,段子赞,糗事赞,图片赞,视频赞,最右赞,该赞的赞,不该赞的也赞。反正你管不着我,我就愿意随手点个赞,赞赞赞,赞赞赞,赞晕你的小伙伴!我不为谁添流量,也不为谁增负担,我就会赞,我只会赞,我们没有口号,只有一个字,赞! 

独自一人在上海打拼的倪小姐前段时间受台风“菲特”的影响,被堵在上班的路上,无聊的她发了条微信抱怨,微信发出后,居然收到了一堆的“赞”。倪小姐好生窝火:“我生气了,看谁还敢点赞。”不说还好,此话一出,一堆“赞 ...
八月,广州暴雨。@叶伟民在微信上贴出居住小区变成汪洋大海的图片,沉痛地表示:“旱季买房的教训……威尼斯的泪”,收获至少16个“赞”,甚至有@ yishu赞叹:“湖景房!升值了!”@哥是曹小虫一边感叹“贵单位真是哥参加过...
10月8日,一名云南高考状元、港大毕业生因车祸不幸在港离世,许多远离内地家乡赴港求学的莘莘学子伤怀感触,有关网页上竟然有2900多人对刘涵的不幸“顶赞”。内地生赴港求学,也是近10年来香港政府积极推行的引进优秀人才计...
在湖北宜昌一家私企工作的“白领”何晓这几天有些郁闷——重感冒的她用一张输液照更新了微博的个人状态,不一会,下面竟是齐刷刷的17个“赞”。何晓的经历并非孤例。近年中,随着微博、微信、QQ空间等社交网络的普及与 ...

这本来就是一个快餐文化的时代,看似一切为人“着想”的“傻瓜式”媒介,让内容的“表达方式”变得越来越简单,符号化代替了文字,随意的只言片语代替了对文字的斟酌。QQ里流行的是“呵呵”,论坛里的不加见大段大段思想的火花,惟余“火钳刘明”,而在短阅读的媒介,如微博微信,就只剩下一个字“赞”。语言是一个民族神经贯穿世世代代,将他们联结成为一个共同的、持久的和进步的实体。只拥有一字“赞”的民族,将走向何处?

从小方面说,有朋友发了“严重感冒在挂水”、“最近诸事不顺”等,居然还有人幸灾乐祸地点赞,不禁想骂娘:点赞的人是否脑残?而在之前关于韩亚航空波音777失事,在一条有关航班失事报道的微博下方,100多个“赞”字显得格外扎眼。我宁愿相信,那是100多个手滑的错误。有时候,与点赞党相比,适当地做一枚蜡烛党,关怀他人,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有感有泪。

不管人家遇上了开心事,还是遇上了伤心事,甚至是悲惨的事,一律不懈“点赞”者,说穿了,是没有网络节操的一种表现,折射其精神世界的荒芜化。正因网络的虚拟性,人们在网络世界似乎就没了制约,可以随时穿脱“马甲”,肆意胡为。胡乱“点赞”,便成了排解无聊、把别人痛苦建立在自己欢乐之上的途径之一。盲目“点赞”的负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容易侵蚀人与人之间的同情悲悯之心。同情悲悯之心是人性的基础、道德的底线。当同情 ...

某大学社会学学者尚重生认为,时下,“点赞”已经成为许多人在无聊中获得自身“存在感”的方式之一。“从深层次讲,‘点赞党’越来越壮大,所折射的是精神世界荒芜状况的扩大化。”点赞的背后,是苍白了的语言,隔阂了的关系。埋头点赞的人,收获的仅仅是心中的小窃喜,或者,还有一种名为“颈椎劳损”的病症。你如何开怀大笑?你周围的人无法得知你的喜乐。你如何慨然以歌?精神的荒原让所有内蕴的旋律卡壳。抬头,“点赞”外的世界,很精彩。

不管人家遇上了开心事,还是遇上了伤心事,一律不懈“点赞”者,说穿了,是没有网络节操的一种表现,折射其精神世界的荒芜化。《左传》记载:“背施无亲,幸灾不仁,贪爱不祥,怒邻不义。”而因为网络的虚拟性,人们在网络世界失去制约,让这种幸灾乐祸的不仁行为无限放大,于是就有了“无节操点赞党”的出现。它的负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当同情悲悯的阳光因“点赞党”的遮蔽而越来越微弱时,道德底线就会“告急”,无疑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编辑:刘莎   美编:巫丽瑶 陈程